• 2009-08-25

    港口的夜晚 - [TANGO]

    在Brooklyn一家很fanshion的泰国餐厅SEA吃完晚餐,新朋旧友簇拥着去喝bubble tea,GOSH!原来是久违的珍珠奶茶。地铁的platform是流浪音乐人的舞台,吉他回响,人群围绕,随列车呼啸而来曲终人散。

    “流浪”的摄影师则带上舞鞋和相机,去开始她的探戈之旅。

    曼哈顿的海港边夜风习习,甲板此时成为舞池。地板是湿滑的,不过依旧有很多人在起舞。

    户外milonga只因季节而存在,想来无人愿意错过伴随星光海涛一起探戈的浪漫。

    时钟指向十二点,散场的余音还在港口萦绕,各自告别,披着星光回家去。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5-18

    探戈迷情 - [TANGO]

    学习探戈快三个月,一直以来都是帮里首席兼唯一的摄影师,总算coco来帮里做客,拍下我跳舞时的模样,作为我跳tango的一个纪念。

    六月快来吧,等待着阿根廷探戈女神的到访。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4-20

    跳舞有时 - [TANGO]

    ---@grand milonga

    凌晨时分清冷的雨点,路人寥寥的空旷大街,一丝一丝地扣入我耳边响起的音乐,那是《春光乍泄》的主题曲Finale。

    眼前浮现的画面是张国荣和梁朝伟在破败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公寓里一起跳探戈的场景,缠绵悱恻,没有告别的伤感。唯有被黑色与白色装点的舞池,依然妖冶。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可是,转过身去,已经看不到哪里是头,回过身时,他却已不在我身旁,如同在寂寥星空下燃起的烟花,瞬间翩翩隐没于夜色笼罩下的大海。

    我会惦念你,在你所不知道的时候;我很想念你,可是我不说,只安静地在角落里点起一支烟,两声呜咽。

    布宜诺斯艾利斯,表演探戈的小酒馆,港口旁的小小出租屋,通宵营业的便利店……

    世界尽头的任何一个角落……跳舞有时,悲伤有时。

    刚洗完的发丝还在滴水,空气中有挥不去的潮湿,好像探戈里的close embrace,黏在了一起,共同进退彼此依赖。

    客厅的桌子上,一个大大的包裹安静地躺在那里,纽约将要到来的那个秋天,恍惚的如同是一次和自己的赌气与任性。

  • 2009-04-08

    带上舞鞋去旅行 - [TANGO]

    --tango bang周年派对的邀请函,是一块有我照片的瓷砖。

    明天一早出发去香港,行李箱里除了相机,多了一双金色的舞鞋。

    学习tango已经一月有余,记得当初刚到探戈帮的时日,和帮主聊天的时候曾经问他:在这个世界的其他城市,有没有和我们一样迷恋跳tango的人群?帮主的回答是:我们有一个朋友,每次出去都会在包里放上一双舞鞋,他走过很多地方,只有在肯尼亚没有发现milonga。

    这是我学习tango以来的第一次出行,这一个月里只要没有工作安排我便准时前往舞蹈教室练习,被称为我们那里为数不多的“疯狂”学员,尽管如此,身体和意识的统一还是需要练习才能有所成效,我们的身体有它自己的想法,有时候还显现的相当有其自己的个性,我常在跳舞的时候默念:脚伸直,延伸,保持重心等等诸如此类的口诀,可一曲跳完,得到舞伴的feedback却是截然相反的,他们会带着善意跟我说:为何一直在抖呀?为何没有反作用力害他们带得好辛苦呀?为何原本由他们lead的手动档变成了自动档呀?哈哈,我只能说:对不起,我需要跟我的身体进行一个长久的谈判。

    只有在某些时候,当听到一曲我十分钟爱的乐曲响起,我会完全忘记所有的口诀,投入的跳完整个set,那个瞬间我听到了tango所挟裹而来的精神,和摄影一样,它潜伏于内心,让我为之着迷,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将视其为温暖而又新鲜的体验,伴随着长久的热情和匍匐前进的决心。

    在msn上向大师兄Andre详细打听了香港tango tang的地址,带上舞鞋去旅行的第一站——香港,也许之后会有更多的旅程,纽约,欧洲,而终极目标,毫无疑问——当然是阿根廷!

  • 昨晚参加了一次tango的Grand Milonga,milonga在阿根廷是舞会的意思。

    有幸近距离的观看了阿根廷探戈大师Pablo and Noelia的表演,像我这样菜鸟级的人物舞技是肯定飚不起来的,只好飚下“色技”了,坐在下面看着舞池里的各位前辈跳的那个美啊,不晓得要穿坏多少双鞋子俺的腿才能勾起来、绕过去、转回来、并且不踩到自己或者舞伴的脚:P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2-18

    The tango lesson - [TANGO]

    回归江湖的第一件事情,是开始实施我十年来的梦想---Tango lesson.

    之所以一直没有学习TANGO是因为我固执的认为:一个女人在没有经历过失恋的打击和内心的觉醒之前是无法完美演绎这样一个充满激情的舞种的,那种欲说还休的纠结和肢体缠绕的交流,或许在练习中能跳出形似。但,形似是一种玷污。

    任何一个艺术,摄影、舞蹈、文字……能够让其立体起来的方式都只有人生经验和相对于独立的自我意识。

    学过flamenco,学过jazz,学过belly dance,值得欣慰的是,我可以开始学习Tango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