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2-07

    背影 - [生活在别处]

    重庆和武汉之行也许是一个分水岭,感谢suli,ivan,rd,沈玮,如果去年的此时,我觉得玛格南大师班的一周是我有生以来最幸福的一周,那么这次的聚会远远超越了那时。

    幸福突如其来,慢慢适应。

    看着背影,你会想像一个怎样的脸庞?

  • 2009-01-28

    牛气冲天 - [闲情偶寄]

    发应景照片一张,愿牛年的大家,都牛气冲天。

    今天中午开始本年度的第一次旅行,重庆和武汉。

    关博一周,同学们回来见!

  • 2009-01-24

    新年 - [闲情偶寄]

    ---KABB,新天地

    中午约了朋友在新天地吃Brunch,终于结束了这一年的工作,希望牛年带来新的梦想,新的奇迹。

    吃完饭,兴致高昂的去试穿旗袍,诚实的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穿旗袍,感觉不错,作为一个中国女性,旗袍大概是衣橱里必备的一件服饰吧,那么就当是给自己的新年礼物了,同时也激励自己继续热爱运动,不辜负了它的完美裁剪。

    各位同学,提前拜年,祝大家新年进步,心想事成!

  • 连续两个星期机械式的按快门已经让我精疲力尽,原以为可以将鼠年的工作在昨天结束,今天得到通知将要延续到周五,取而代之的是我在淘宝上搞定所有需要的东西--其中包括30卷120的胶片,并且发誓周五开始我再也不干任何活了,做脸,做手,做瑜珈!!!

    不动脑子的修片成为工作间隙的放松课程,看看电脑里堆积如山的旧片,从2007年的西班牙,到还未整理完整的安徽傩戏,去北欧也快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放些斯德哥尔摩的照片,看那些天鹅在湖面静静的飘过,算是在工作中做了一次精神瑜珈,加油,为了下一个目的地!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快要完成的绣品,临摹于一幅意大利文艺复兴时的古典绘画

    ---工作中的绣娘姚惠芬

    这组照片是去年十月为《嘉人》杂志拍摄的绣娘专题,前后去了苏州的绣品街四次,拍摄了两个绣娘——姚惠芬和许菊。

    得益于外公是苏州祖籍,从小常听评弹,耳濡苏州方言。和拍摄对象的沟通时间虽然有限,好歹用我蹩脚的苏州话在短时间里就基本上让拍摄对象放低了对镜头的戒备心理。

    大概六七岁的时候,也曾经在母亲的点拨下做过几天女工,最终的作品是一方丝帕,对于天生好动的我来说这已然是不错的成绩了。记得母亲出嫁时亲自绣好全套枕巾与桌布,现今的女子还有几个在穿针引线?泼点丙烯颜料在裤子上便算的上是心灵手巧的了,各类床上用品也开始流行类似MUJI这样的极简风格,丝绸缎面的旧袄棉被早就压到了箱底,等待着不知哪一轮的复古风才能唤醒它们来装点家居。

    那次的采访过程唤醒了我记忆中的一些片段,的确,这是一个颇为耗费时间的事情,我愿意将其称之为艺术,和绘画、书法一样,每一件作品都不可能被完全复制。华严经道:“心如工画师”。在完成一幅绣品的过程里,倘若心静不下来,针线毕露马脚,绣娘们的生活便是这样在一针一线里,年华常往。

    风总吹拂过露台,愿心如是明镜台。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为《嘉人》杂志拍摄苏州绣娘的专题,这是其中的一个绣娘,许菊。

    师父在msn上告诉我雅西卡的第一卷冲出来了,我迫不及待的等着……雅西卡的“处女”秀。

    去年11月初的时候,我正为选66还是67困惑,师父noname给了我一个雅西卡,于是便有了这第一卷。

    缘起是因为我觉得数码摄影让我按快门的频率太高了,习惯性的构图方式让我在面对拍摄的时候少了些思考,多了些“随意”,这样的结果就是多了一大堆的第一视觉效果还不错的照片,却少有耐看的。渐渐的我开始对这无休止的“随意”所产生的影像和修图感到厌倦,我想尝试新的拍摄方式,并希望不同的器材能“迫使”我慢下来。

    我承认,胶片的质感是数码永远无法企及的,但我不迷恋。我所迷恋的是它——的确让我“慢”下来了,也让我从影像里看到了时间的沉淀。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1-10

    私人设计 - [闲情偶寄]

    每一个初次到我家的朋友进门的第一句话都是相同的,至于是什么话我就先不说了,给以后要来的同学一点神秘感。

    每个人都有软肋,不过我的软肋不在肋骨上,在脚上。

    当我在NIKE ID上看到这款我颇为钟爱的Cortez跑鞋出现的时候,当下就把什么经济危机全部自动屏蔽,迫不及待的设计了这款限量一双的鞋子,颜色和材质都是自己挑选的,最特别的是能够在鞋子上打上自己的ID,这个特别的卖点也是NIKE ID的由来。

    选了牛皮革的作为材质,因为之前有个同样款式的是布面料,脏了不易清洗,所以不舍的多穿,皮质的相对来说就好很多;还有颜色,这个蓝色是我很中意的颜色,(家里的地板就是这个颜色)这个做主色调很配深色牛仔裤,鞋尖的玫红色有点撞色效果,还有一个考虑因素是这个颜色组合适合在春夏秋冬的80%以上休闲款式的服饰,且男女通用,这样就可以将使用率提高很多,让我为这样的shopping少点点内疚:P

    当然,更为让我开心的是,以后有朋友过生日啦,结婚啦,不用担心找什么东西送礼了,It's very special design,for special one and special day!

  • 昨夜看了伍迪艾伦的新片《午夜巴塞罗那》,电影里诸多熟悉的场景勾起了我对巴塞罗那的回忆。

    我的巴塞罗那和那两位女主角的线路大抵相同,有高迪的建筑,也有酒吧里丝丝入扣的西班牙弦歌,只是没有穿酒红色衬衣和黑色布球鞋的英俊画家。于是只好去一个和电影中男主角有着非常相似性格的西班牙画家以前常去的咖啡馆走走,那个画家的名字叫---毕加索,那个咖啡馆叫---四只猫。

    尽管咖啡馆在一条很窄的小巷里,不过因为实在名气太响,因此只要随便找个人问路都能很快找到这里,而来到这里的客人,也在交谈也在笑,却感觉安安静静的,生怕破坏了这里的流传了百年的艺术气氛。墙上是毕加索的画作,手中是留有毕加索设计痕迹的菜单, 店里的咖啡杯上绘有毕加索的画作,乐师演奏着加泰罗尼亚风格的乐曲,再来一杯黑咖啡,不加糖。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1-04

    旅程 - [闲情偶寄]

    --左,放学路上的男孩,印尼爪哇;右,去拉萨的喇嘛,西藏林芝。

    2009年的第一篇,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左边图里那个放学路上的男孩,眼神中透着迷茫,但仔细看的话却也能读出桀骜。

    右边的照片里是一个我在林芝前往拉萨途中遇到的喇嘛,司机尼玛师傅用藏语和他交谈了几句,回过头告诉我们他要一路磕长头去心中的圣殿--拉萨大昭寺。颠簸的旅途还有几百公路,路漫漫而修远兮。他的包袱里只有几件单薄的僧袍,在路人的施舍和内心的信仰伴随下,独自前行。

    NOW, I AM ON THE LEFT SIDE, AND I WISH IN THE END OF THIS YEAR, I WILL MOVE TO THE RIGHT SIDE.

  • 2008-12-31

    祈祷 - [闲情偶寄]

    2008年只剩下不到24小时。

    想起小时候上学时总被要求写周记,不外乎是回顾一周来自己的行为,一并制订未来一周有什么目标,如何达成等等。原本也不过是敷衍了事,偶尔写的烦了便挥笔疾书五个大字:“本周无大事!”。如今年岁虚长,不要说周记了,月记都不会有几篇,唯一在电脑前敲打键盘的咬文嚼字也是为了换五谷杂粮。

    难得,一年有那么一次,是写给自己的。

    2008年的我,多半的时间是“在路上”,从春节到安徽贵池拍摄傩戏开始,三月紧接着是马格南大师班和北欧三国,五月初去北京参加任悦老师组织的photo camp,七月在普吉的海滩上与浪花起舞,八月的生日独自在爪哇的星空下渡过,九月从西藏转战蒙古草原……一次次的出走和回归,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与相机为伍,去记录那些在别处的人们和他们的生活,在这些记录里也渐渐成晰出自身的轮廓。

    世人总说辞旧迎新,其实2008年对我来说是颇为恋恋不舍的一年。这一年的我,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曾经非常期望的变得不那么重要了,这么想着的我于是更加热切和坚定的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生活。

    人生短短几个秋,醉或不醉都要罢休,对人当珍惜,对己当珍重。

    祝愿大家新年快乐!祈祷在未来的一年里,世间少一点人为和非人为的苦难,期待人间有更多的良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