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雪前的中央公园滑冰场,mamiya 7ii test

    昨天晚上纽约一场大雪,开始还挺高兴的,觉得这个场景很浪漫,接着越下越大,到了半夜我从同学的party回来雪已经到了膝盖,上网一查,所有航班都被取消,被告知要24号才能有去旧金山的航班!!可怜我只能遥望f3在那里享受阳光了,唯一一次想要逃离纽约的机会都被这样剥夺了,周密同学,这个真不是俺的错啊!

    我成了留守纽约的孤家寡人,明天去学校扫底片吧,好在看看mamiya 7ii的片子也是个安慰, 顺道可以去下洛克非勒中心,据说每天都有人包下滑冰场半个小时用来求婚。

  • --high line, new york

    最近这两天可能是因为休息的太好的缘故,常常在上午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醒来,不似在上课的时候,每天都睡不够。然后这一天就变的比以往要长,吃饭由一日两餐变成了一日四餐。

    stella 给我寄来了我在卓越上买的书,原本是要学习一下final cut pro的,不过看技术书总是想要打瞌睡,于是多半时候捧在手里的还是散文和随笔之类的中文书,抱着躺在“鸦片床”上,中午12点的时候,早上6点就从布鲁 克林桥上升起的阳光折来折去了将近6个小时,终于穿过了曼哈顿的高楼大厦爬进了我的房间。

    我喜欢在这个时候做一杯espresso(美式咖啡是属于永远忙碌的纽约人的,他们只知道星巴克),闻着咖啡和阳光的香味,读一个小时的书,这个冬天的开始显的比之前略有人情味了点。

    下午的时候,我一个人出门,没有什么确切的方向,只不过朝着有光的地方随便走上2个小时,有时候回去水边,有时候去唐人街,街上的人群大包小包的带着他们采购的物品,我只希望,我的包里每天可以带回一张或者两张我喜欢的照片。

    更多图片,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周五,下午1点,本学期所有课程结束。

    两点带上学校借出来的mamiya 7ii去了中央公园,可惜颜色全没了,试了2卷120,看不到“回放”,下周再给大家汇报。

    4点的时候在公园里的酒吧喝了杯vsop,居然他们没有问我要id,估计我脸上被这里干燥的气候折磨出来的皱纹和拍照片拍出的白头发就是我的id了。

    6点回学校,还掉机器,去icp的museum, 和朋友参加一个新书的签售会,然后去附近的中餐馆要了两份水煮鱼,大吃一顿,末了老板娘说她请客,搞的一群同去的人以为我在纽约已经混了很久,我只是一脸无辜地回答:这是我第三次到这个餐馆啊。

    周六,看了布鲁克林桥上的日出,在房间里。

    下午和同学去切尔希画廊看展。最喜欢的是一个Dan Flavin的“series&progressions”。黄昏的时候在high land上,有人对着对面的新泽西洲大叫:纽约,我爱你!

    晚上在家里做了pasta,看电脑里下载的匈牙利导演bela tarr的《鲸鱼马戏团》,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天才,所以我没继续混电影圈真是太明智的选择。

    周日,家里需要大扫除了⋯⋯

    怎么放假了,我还是那么忙呢?

    ps.以下照片出自我的iphone,基本都在chelsea画廊拍的,不要叫我写caption,我写的都快吐了,大家随便看看吧。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CARNEGIE HALL, NEW YORK

    这个学期还有一周就结束了,沈公子去百老汇看演出的那个晚上,我在china town游荡的时候遇见班里的法国同学David,然后我们一起去卡耐基中心听了一次钢琴演奏会,再接着很无奈的,我的第三把伞被折断在狂风大雨里,后来我俩扳扳手指头数了下,pj这个班里会在这个时候放下相机去听音乐会的估计也只有他,我,和另一个同样来自法国的女生。

    其实我也不是很能欣赏高雅艺术的人,骨子里没有太多的艺术细胞,不过是将就着找个地方让自己安静下来,尤其是现在,我需要做一些和摄影无关的事情。

    两个星期后,终于要等来F4的首次美国峰会,众妞请备好礼服,迎接大苹果共荣圈的新年倒计时!

  • 到纽约的第一个感恩节,和lexa一起吃的晚餐,感恩节是美国人的传统节日,要吃火鸡,要有丰盛的晚餐和朋友家人一起分享。

    我笑称这是女巫的盛宴,饭后我们坐在她公寓外的防火梯上抽烟喝酒,天上有一团团粉红色的云,这个场景很纽约。

  • 这个学期最后一个作业neighborhood,我很是“不知死活”的选了个最难的选题,CHINA TOWN。

    在纽约摄影圈,你只要提起CHINA TOWN,后面紧跟而来的名字一定是张乾琦。没有人能够像他一样在那个封闭的圈子里来去自如,外国人做不到,中国人也很难,因为隔绝这个世界和外面的不只是语言。

    那张吃面的男人的照片已经成为CHINA TOWN的代表影像。我就地重访那家旅社,门是紧锁的,就像中国人的内心。

    这一个星期,每日游荡在CHINA TOWN,像一条初到陌生环境下的狗,努力地嗅着当地的气味,试图在某个角落留下点印迹,以便下次来的时候能够找到对的路。

    CHINA TOWN给我的感觉很复杂,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感叹着好像时光停留在了中国的80年代。生活在downtown china town的中国人以广东和福建的移民为主,他们很早就来到这里打天下,很多人还参加过二战。背井离乡总是孤独的,这不仅仅是一种来自物质生活压迫下的窘境,更多的是精神层面上的,那种叶落无根或者有根难寻的凄楚最终归结到身份的焦虑上,成为一个永无答案的质疑。

    透过取景器按下快门之前我问自己:你是否知道镜头背后的你,是谁?

  •  

    十一月是一个迎来送往的月份。

     

    有朋友从上海到纽约看我,在我家里住了三天,而我每天回到家里都已经是半夜,说了不到半个小时的话就倒头睡去;有朋友结束了一年的旅美生活,幸福地回去和她的大狗耳鬓厮磨;有朋友不舍地结束了欧洲假期回到纽约;还有的朋友来了又走,走了又回。

     

    这个城市里的时光过的太快,从清晨到黄昏,仿佛只是一瞬,眨眼间,冬天已经扣响了窗棂。

     

    过去的两个星期里是我来到纽约后最忙碌也是最茫然的两个星期,凌晨两点半在地铁里背着沉重无比的摄影器材等了半个多小时午夜列车,心情极其沮丧。昨日在中餐馆里打包客人吃下的剩菜,老板娘半开玩笑的说:以后有一天你写奋斗史的时候千万不要错过了这个情节,我笑笑说:那我要先成名人才能有这个机会。

     

    picture making的作业已经做到了这个学期的最后一个, 在water front之后分别是underground和a day life,  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要我自己去联系陌生人,学习怎么和他们相处,然而就拍照部分而言实在是有点太“驾轻就熟”,每次他们对我说“Wenjie, i like your work”, 我都一笑置之,因为我自己不满意。

     

    我常觉得那些照片就像植物人,瘫痪着,大脑兴奋异常,身体却无法移动一丝半点。2个月了,我的眼睛总是快过大脑,最后突然发现阻止我拍一张好照片的,其实是我的眼睛。

     

    周一那天,赶着去学校上课,在进入地下室之前给朋友发了一条告别的短信。之后,上课、打印、热饭、上课,等到晚上十一点回到家里,才慢慢地缓过神来,在未来这个异乡的冬日里,当我从厨房端出热腾腾的饭菜时,桌上的筷子少了一双。

     

    夜色那么美,镜子里的我却依然紧缩着双眉。

     

    不过我答应自己,一定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在有阳光的日子里,去钟爱的greenwich village小咖啡馆喝一杯咖啡,停下来闻一闻玫瑰的香味,倘若中央公园的红叶尚在,我也会夹一片在书里,至于那场无关婚姻的爱情,容我去问一下我的女巫再给你答案。

     

  • --Central park, NYC

    今天和我未来两周里要拍摄的对象见面,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之前我在探戈的舞会上见到她,就觉得她有着难以琢磨的魅力。也许应了沈公子的话,一个有着红色头发的女人必定是不一般的。

    她是一个witch,同时也跳了很多年的探戈,她花园的小径里种满了mint, rosemary, lavenda等草本植物。我摘了一片薄荷叶,深深地吸了一口,她说:生活就像在探戈的舞池里那样,每个人都有寂寞,孤独的时候,但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你将是闪亮的。

    我们从咖啡馆一直聊到她的公寓,话题围绕tango,生活,神的呓语,厨艺等各个方面展开。

    从她的公寓出来,我繁杂的思绪变的稳定下来,就像上个周末独自走在秋天的中央公园时,世界变的很安静。

    我的纽约生活打开了一扇新的窗。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Central Park, NYC

    今天小雨,万圣节。

    上午11点,有短信说:该起床了,记得要穿上你的新睡衣去中央公园散步。

    我就穿上我的玫红色新睡衣去了。

    耳机里放着悠长而缓慢的钢琴曲,看好多面目狰狞的脸孔在地铁里穿梭。

    一个有趣而又魔幻的声画组合。

  • 2009-10-25

    沉默 - [纽约视觉日记]

    ---Governors Island, NYC

    接近午夜的时候,在msn上和同学聊天。

    他说:虽然现在不是很累,但却要去睡觉,为了明天的拍摄。

    我说:我讨厌那些作业榨干了我们的生活,我也讨厌我有这样的感觉。

    想去舔舔我的糖糖,想去闻闻秋天的空气,想躺在草地上什么都不干的过一整天,不写邮件也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