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江湖是从打着手电筒的被窝里开始的。

    电影里才有江湖,生活里我们不能除暴安良,不能快意恩仇,连发泄一些不满情绪都要小心翼翼找个僻静的所在生怕被好事之徒以讹传讹。

    徐克的江湖向来是一个政治童话,从《蝶变》开始,到黄飞鸿系列,笑傲江湖系列都将导演对现实的政治抱负融入了电影中书写在豪情万丈的江湖画卷上,看来到也颇有意味。

    《七剑》原型小说可算的上是宏篇巨著,人物关系错综复杂。

    电影《七剑》故事基本上很简单,概括起来五个字——七剑救武庄。按照徐老怪的意思是要向黑泽明的《七武士》致敬,可惜这次他师父仙逝的早,没能传他精髓的独门秘籍。

    看完电影,我觉得这次徐克倒是把人物关系简单化了,电影里的三个女人,都不约而同的水性扬花的爱上两个男人,就连大反派风火连城手下的一员女大将都有同性恋的倾向,这感情脉络到是很现代化。楚昭南和绿珠之间的那段关于两人身世的对话想必是铺陈情感变化的重要段落,同是奴隶的过去使得英雄气短,看电影时我身后的观众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说话就说话,干吗动不动就扒人衣服呢?呵呵,我只能在心底暗说:不扒衣服怎么看到两人的背后都刺了一个“奴”字呢?只可惜徐克要靠扒衣服才能讲清故事真是江河日下啊。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5-06-19

    六月,未央 - [闲情偶寄]

    ——flower opening in June

    六月,我最钟爱的夏季是从这个月开始的。
    在无数个依靠红酒助眠的深夜,我看到BLOG上去年此时的心情……彼时,间或有恼人的情绪意外到访,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沉浸在快乐和梦想中的。这一切永远不会再一次呈现在我的生命中,那些时光随着我有生以来对人性和自我的第二次置疑期一起随风而逝……
    我并不觉得遗憾,如果相信这世间是美好的信念是一种罪过,那我此生都将罪不可释,这并不是我的错,每个人都会遭遇打击,经历这些之后,劫后余生的最为宝贵的应该是依旧相信这世界尚有美好的一刻值得毕生追寻。
    思路有一点点的乱,开始六月的回忆。
    六月之初,在第二次经济危机和TOSCANA艳阳的联手下,我决定结束安逸的时光,主动减价拍卖。当电视台以前的同事打电话要求我推荐熟悉电影的人选时,我毛遂自荐地去做了电影节闭幕式VTR的编导。(不过,事实证明这项工作完全不需要对世界电影史及中国电影史的专业知识。因为你要面对的是一个连世界上第一部电影是《火车进站》都不知道的电影局领导的省片)。于是,在无数次对自我定位的调整中,完成了那噩梦般的EDIT工作。我不曾为接受了这些周而复始只为遵循领导意见的工作而后悔,只是忍不住为中国电影工作者的生存环境而悲哀。
    TO BE,OR NOT TO BE。
    放弃自我、接受认同是我在先前所有剧组中所面临的矛盾。
    对于我来说,一个固执的理想主义者,成为另一个为世俗所接受的自己是无法忍受的事情,所以,我只能选择放弃剧组和我所热爱的电影,退而求其次的以午夜场DVD取而代之。
    六月十八日,前一晚在BUND 18拒绝了一位意大利男士的暧昧邀请的我尚在熟睡中,手机响起,是一个以前认识的中国导演的来电,下意识提醒我也许是一个和电影有关的工作。摁下手机后,智商接近于零的我发了条短信给他说“在看电影,稍后回复”。(密友COCO对于我在这样的情况下仍能编造完美的谎言甚为吃惊,AND ME TOO)
    半小时后,被告之有一个美国导演的电影需要一个懂英文的场记,问我是否愿意去INTERVIEW?
    5、4、3、2、1……五秒钟的思想斗争后
    我,决定——重返“青楼”

    简短的INTERVIEW之后,导演,和第一副导演一厢情愿的认定我将成为他们这部电影的场记,而他们对于场记工作的BRIEF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一向自信的我曾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完成他们的要求。
    关键时刻,狮子座的征服欲以微弱优势压倒了处女座那追求完美的神经质,当然,男主角看我时的眼神也是促成我最终决定所不可或确的元素之一。
    六月未央,以电影开始,以电影继续……


    六月二十三日开始,八月十六日关机,四十天的拍摄周期,但愿我可以重怀电影的怀抱。
    P.S:
    布拉格回忆录也许要暂停一些日子,不过取而代之的将是来自剧组的第一手八卦新闻,敬请关注!

  •  

    “好在两个人终于有过一段无欲无求的日子,桃源仙境里与宠物猪狗做伴的日子。” ——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牵手

    ——旧城广场上的恋人

    ——公认的金童玉女

     

    ——此刻的地铁是他们的城堡

     

    ——捷克电影学院的学生作业,现代版罗米欧与朱丽叶

    尼采曾经说过这一段话:”当我想以另一个字来表达音乐时,我只找到了维也纳;而当我想以另一个字来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它寂寞而又扰人的美,正如彗星、火苗、蛇信,又如光蕴般传达了永恒的幻灭之美。” “那寂寞又扰人的美”——寂寞属于我,美属于他者。

    空气里都是恋人的味道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 早安,布拉格

    除了工作需要,我从未想起有哪天我会在早上失眠,可是抵达布拉格的第一天,30个小时没有睡觉的我居然只睡了4个小时就在也无法在IKEA的床单里安置。
    向我们公寓楼下的美领馆保安说一声早安
    向查里大桥上的鸽子说一声早安
    向对着橱窗玻璃“对镜理花黄”的行乞者说一声早安
    向春游的捷克孩子们说一声早安

    我爱这清晨,尚未游客满街的布拉格
    早安,布拉格。

    --鸽子,查里大桥上的常住客,看守着这童话般的城堡


    --清晨7点,游客寥寥的查里大桥

    明天我就要离开你了,可我还没有看够你在清晨的妩媚,也永远不会看够你夜晚的神秘,记忆里的布拉格只定格在那个瞬间,在即将踏上归途的前一个清晨,再一次徘徊在查里大桥上,但愿你永远记住我,我从未忘却你。

    锦衣 夜行

    暮暮朝朝,日月更替,不敢有丝毫怠慢。
    布拉格的时光是有限的……
    黄昏到来的那一刻,我们只能选择——继续负重前行……

     

    -愈夜愈美丽

    -那一刻,你刚好经过


    到达Cesky Krumlov的那天晚上,下起了雨。
    我不敢和老天赌后面的几天,CK是否会在晚上下雨,只能乖乖的拿上相机独自出门拍夜晚的景象,回来时其他的几个旅伴已经进入了梦乡……
    只记得,那天晚上的梦全是摄影的构图

    --dance,sometime can with the music in ur heart

    --good night,Cesky Krumlov

     

     

     


  • -太阳在云层后享受TEA BREAK

    -喜爱冥想的吊灯有属于自己的安静


    --柔软的咖啡时光

    虽说是写下午茶,可我发现没有红酒的帮助我根本无从下手。
    表面上红酒和下午茶没有必然的联系,可要我凭空回忆那些美味的午后,没有一点味觉刺激如何能够做到?
    JAZZ乐弥散在咖啡店的角落里,欧洲的咖啡店每个角落都曾经有大师的足迹。在布拉格喝咖啡是一种纵欲,也只有在太阳也躲进云层享受他的下午茶时光的间歇,我们才会走进一家路边的咖啡馆要浓浓的EXPRESSO和HOME MADE的蛋糕。

    -BAKE SHOP PRAHA里的巧克力蛋糕是至今为止吃过的最好吃的


    -玛其雅多


    -LAVAZZA,我的最爱


    -COCO和BRAD PITTE的一次邂逅

    KAFKA是喝着咖啡完成他那些小说的吗?
    走进犹太区,很容易看到KAFKA COFFEE的招牌,他静静的在街角注视着来往的人群。
    咖啡店里的墙上挂着KAFKA的肖像,靠在老式的木制沙发上,地板上那旧时的花纹还很鲜艳,时间在这里和着浓浓的咖啡一起被过滤成回忆。

    -kafka coffee

    偶尔,咖啡也会被皮尔森啤酒取代,那是阳光&WAITER的一次合谋。

    -这个时候,清醒是不受欢迎的

  • 2005-05-25

    转战 - [生活在别处]

    4,长途汽车

    --Florenc汽车站,行色匆匆

    --我们都是布拉格的过客


    Florenc汽车总站,抽完上车前的最后一根烟,踏上前往Karlovy Vary的长途汽车。
    驾驶座的右上方是一个14寸大的电视,画面里播放的“前途SHOW”,来源于车身外的小型探头。汽车穿行于乡村小路上,不由让我想起托马斯和特莉莎最后那段旅程,也是在返回温泉小镇的路上。
    从车窗的玻璃望出去,是一长串熟悉而又相对陌生的景观,公路,草地,挂着白色勾花窗帘的民居,一只昆虫隔着玻璃和我对望了一会,接着又被风带走。
    太阳像一个神秘而又风骚的吉普寨女人时不时的从云层后面跑出来用她的面纱轻拂脸庞。
    回头看一眼,一车的人大多沉沉睡去。
    我从来都不怎么在旅程中睡觉,看着窗外,那时的我就像小时候趴在石窟门的阳台上好奇的孩子,看这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怎么看,也看不够。

    5,火车

    --Tabor火车站

    --下一站,布拉格

    从Tabor回Praha,哈佛说,我们坐火车吧。
    对于欧洲列车的印象是从《卡桑德拉大桥》和《东方快车谋杀案》这两部灾难类型片里得来的。封闭的空间,限时完成的任务,难以逾越的障碍,事件中渐渐浮出水面的人物……都是电影桥段的惯用手法。大学里的类型电影课,我还专为此写了篇论文交作业,至今记得是全班最高分。
    去一家意大利餐馆用完午餐,告别英俊又NICE的WAITER,拖着行李箱来到了火车站。
    对于票面上标示的2号站台之确切地点始终心存怀疑,只看到对面的站台上有等候的人群,我们这边却只是空荡荡的只有鸽子在找食。
    临近发车时间,列车轰隆隆的沿着铁轨而来,却不是我们等待的轨迹。可可拿着票冲进候车厅,问我们列车的方向,工作人员微笑着指向对面。
    O MY GOD 小 BABE!!!!!
    带着行李穿过好几道铁轨,连拖带滚的上了回Praha的火车。

    --窗外

    --by coco,作者说像2046

    在各种交通方式中,火车最适合发呆,不用担心窗外的风景没有变换,不用担心行进的速度过快,其间还能对包厢内的乘客产生种种猜测和联想。

    --布拉格总站,安娜曾在相似的车站等待

  • 2005-05-23

    抵达 - [生活在别处]

    ON TRAVELLING PLACE

    --by coco


    --11路,走四方

    旅行的一项乐趣是——在路上。
    陌生的,遥远的异邦即便是对不同交通工具的选择都会给旅途中的我们带来各式各样的新鲜感,总之,每天每时每秒都是NATURAL HIGH。在布拉格,我们选择的最多的交通工具是“11路”,接下来,除了TAXI,我们几乎把所有的交通工具全都一网打尽,有轨电车,地铁,长途汽车,火车,我估计要有个驴车,拖拉机什么的让我们遇上也绝不会放过。

    1,飞机


    --米兰机场


    --回程路上

    尽管在机场遭遇了一场意大利式的奇遇,不过当时我一点都不紧张,无论是被告之可能在米兰过夜也好,行李没有如期抵达也罢,我都兴奋异常,仿佛“意外”都会伴随惊喜一般,我那惟恐天下不乱的秉性甚至还为意外没有最终发生感到些许遗憾。
    午夜时分到达布拉格,这个城市已经进入了它的睡梦中,街上的行人多半是我们一样的游客,可可和耶鲁吃着麦当劳的当下,我和哈佛早已忍不住拿出MINI三脚架开始“猎艳”了。


    --初夜

    2,电车


    --招摇过市的粉红街车

    电车叮叮当当的开在扑满鹅软石的街道上。光是这已经让人遐想无穷。
    布拉格的有轨电车已经是这城市著名的风景之一,每次遇上红灯,我们都一顿狂拍,开车的司机十分友善,遥遥的看见你在那里端着相机,他会以比步行还慢的速度开着车慢慢驶过你面前,然后才提速前进。车身的颜色多是正红色,偶尔也会看到嫩嫩的粉红和柠檬黄。
    第一次搭电车是离开布拉格去Karlovy Vary,电车换地铁去Florenc汽车总站,由于先前买到了一本介绍捷克旅游十分详细的书,对于要买什么样的票了如执掌,即使不懂售票机上的捷克文,我们照样通行无阻。
    后来的几天已经把电车玩的很转,而最搞笑的一次当属我们和可可失去联络5个小时后,她在22路电车上相继发现了对着电车照相的我,YELLOW,和哈佛,据当事人后来描述,她在电车上对我们的召唤已经使得三节车厢的乘客都对她行注目礼了,可我们却无一察觉,只顾着对电车一个劲的拍啊拍啊,可想而知,我们对电车的钟爱程度已经超越了友情和美女。

    3,地铁


    --地铁车站


    --地铁车厢

    地铁有三条线,A B C分别以绿色,黄色,红色来表示,只要不是色盲和路盲,地铁可以带你到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

     


  • --May,2005,praha


    --by coco


    那些记忆对于塔米拉而言是如此的重要,为什么她不回一趟捷克斯洛伐克呢?……
    塔米拉想对巴卡尼说:回布拉格是需要勇气的,记忆是需要勇气的。
                                                                        ——米兰.昆德拉《笑忘录》

    期待

    2005年4月27日,这一天特别漫长,算上时差的话这一天有30个小时,其中20小时是在飞机上度过的,没有我意想中的意大利帅哥,只有喝醉了摸人屁股的同性恋肥仔。
    咽下药水般的葡萄酒,在饿的半昏死状态下,我开始回忆:旅行是从哪里开始的?
    2小时前浦东机场的上空?不,应该是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27日将近半年的期待开始的。(具体时间已经无从考证,大概是在某一次以讨论欧洲游为借口的腐败聚餐会上,清楚的记得YELLOW以夸张的口气说了句:捷克斯洛伐克,然后5月之行的目的地终于盖棺定论的指向了布拉格)。
    中间经历资金筹集(这是本人比其他成员多经历的一场攻坚战,尽管是被动陷入的),机票(最高票价曾一度攀升至9000RMB往返,最夸张的转机点曾被告之是越南),签证(如前所述,YELLOW的公司证明上写的目的地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置之死地和柳暗花明,我,可可,哈佛,耶鲁“师徒四人”在踏上取经道路之前已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里的一半。
    得到签证和心理价位之内的机票后,期待终于不再是那么心惊胆战了。于是在4月初,大家的MSN名字清一色的变成了以布拉格为中心的小学生造句,其中包括:布拉格的春天,布拉格之恋,去布拉格认识卡夫卡等等。
    拿到签证的那天晚上,我翻出家里所有的和布拉格有关的电影,包括曾经在布拉格取景的电影(MISSION IMPOSSIBLE,AMADUS),大概有六七部的样子,可是最可笑的是我居然找不到那部最闻名遐迩的《布拉格之恋》。
    另一件着手进行的事是恶补建筑美学,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文艺复兴式以及新艺术主义和立体派艺术等等并以最简单的白式记忆法归类记录(巴洛克式就是头顶大蒜,哥特式就是削尖的铅笔头)。
    时间在期待中愉快的过去了……
    在我分清了各个建筑流派的风格后,在我看完了所有的和布拉格有关的电影后,在我能口齿清晰的念出Ceske Budejovice,Ceske krumlov等一堆拗口的捷克地名后……
    布拉格之行,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