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I CAME TO NYC FOR BUSINESS TRIP, WE HAVE DINNER AT STONE ST.

    ATFER THAT , WE WENT TO A GRILL DANCE TANGO....FIRST MILONGA IN NY.

    HAPPY, MISSING MY TANGO BUDDIES IN SHANGHAI.

  • MY ROOM HAS A VIEW--THE BROOKLYN BRIDGE

  • I AM HERE.

  • 2009-08-12

    离歌 - [闲情偶寄]

    行装理了,箱子扣了,梦醒了要走了。

    这是最后一天了,告别之后,就要飞去没有你们的地方。

    左手的机票右手的护照是个谜,一个我想去解开的谜。

    前程也许在遥远的地方,离别也许不会在机场。

    我们的欢笑和泪水,岁月将把它们珍藏.

  • 此刻云朗风清,犹如踏在云端飞翔随手拈来,片片白云皆是文字之作

    彼刻电闪雷鸣,仿似低眉俯首之间不见光明,翩翩竹筏原来滴滴皆泪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教室被一块略显陈旧的丝绒红布隔开,这边是合唱团在彩排,隔壁则进行着另一堂舞蹈课

    孩子们住在这个城市里最荒芜的角落……
    当音乐如花朵在这破败的街角绽放,她们的世界便有了光……

    三月的一个周末,在与上海的“贵族学校”耀中共同演出的音乐会上,周围的孩子都穿上了黑色的礼服,个个手里把玩着高档乐器,主持人用浓重的英音对这些孩子做出如下介绍:“这群孩子的父母是上海繁荣和昌盛的建设者,让我们以海纳百川的胸怀来欢迎和倾听她们。”我和文字编辑都面面相觑,也许这世界的不公平是天生注定的,在轻蔑多于好奇的眼光下走向那个舞台,需要勇气。

    她们很清楚:“虽然住在这里,可上海不属于我们。”

    那天合唱团唱的第一首歌是《盼望春天》,没用麦克风,也没有花哨的动作,她们只是背着手,安静的唱着。

    ---图片报道请见8月刊《嘉人》杂志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酷暑的傍晚,在一大堆包裹中鸡飞狗跳的我收到了神仙眷侣哈佛夫妇寄自巴黎的明信片。

    M刚从大英帝国回来,coco今天启程前往意大利,哈佛夫妇此时身在波兰,欧洲,欧洲,我们带着相机曾经并肩扫荡过的地方,翻出电脑里2年前的西班牙照片,还有一大半尚未整理,虽然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甚为糖水,不过生活还是需要点甜蜜的,尤其在这样让人怎么样都很难打起精神的夏天。

    龙达是众多南部白色小镇里的一个,因为是西班牙斗牛运动的发源地而闻名。西班牙著名电影导演阿尔莫多瓦曾说:“塞维利亚人的感情奔放但又不失细腻,他们对于生活的独特理解就像这里的舞蹈、诗歌一样,都能成为反映西班牙精致内涵的浓缩。”而斗牛是西班牙文化中最为独特的元素、是最具代表性、也许也是最神圣的。

    西班牙人尊崇斗牛领域超过了宗教领域,阿尔莫多瓦的电影《斗牛士》讲述的是诸如性快感和死亡的具体题材,在西班牙人心目中,斗牛士是受崇拜的英雄。诗人加西亚•洛尔卡曾为血洒沙场的斗牛士写下诗句:“塞维利亚的王子,哪一个能与您相比,您的剑锋利坚韧,您的心真诚豁达。”斗牛也被称为“死亡芭蕾”,一场斗牛的终结往往伴随着一个生命的终结,你可以称之为残酷,也可以称之为壮丽,如同一阕生命之歌在碧血黄沙中奏出最响亮的篇章。

    ---RONDA,SPAIN

    ---龙达,西班牙,2007年9月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7-06

    低城 - [图片故事]

    摄影师的作品总是他们人生片段的另一种重现,我热衷于这个主题是因为那里有我生活的痕迹。我的童年成长在上海的一条弄堂里,一幢房子里最多时有7户以上的人家,在那个局促和有限的空间里所簇生的一种很特别的生活状态是我曾经抵触,如今却所感到亲切的。

    这种生活正一点点的在变迁。

    现时我的公寓面对上海的陆家嘴金融区,每年都有新的摩天大楼建成,上海,乃至整个中国的高度在这些年里都在不断的攀升,好像是一场停不下来的竞技。

    十八梯坐落在长江沿岸的城市重庆市的中心,一片由台阶和沿街搭建起来的棚户区组成的居民区,离重庆最繁华的市中心只有一条马路之隔,显然这里和繁华无关,和重庆所处的地理位置一样,是一座“低城”。作为直辖市的重庆投入了200亿元人民币对城市进行改造,和长江一样,这个城市的“水位”也在不断升高,不久之后这片下城区将永远消失在城市中心的水泥森林里。

    今年年初,我第一次去拍摄那里的生活,6月的时候我又去了一次,原先的拆迁计划被延迟了,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在期待搬迁后的高楼大厦,如同幼时的我,但也许又朝一日他们也会怀念这样的街区所特有的“亲密”。

    生活总会以它特有的方式继续下去,我无法改变它,只能记录。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年6月,厦门

    2天里完成了8000字的稿件,脑袋和身体都几乎瘫痪。

    未来的纽约之行遭遇了太多的纠结,好在一切最终向着好的方向前进。

    BURN MAGAZINE在不久的将来会发表我的专题,算是我对David伯伯的见面礼,希望不是BURN AFTER READING。

    对于一个多月后要生活的城市有憧憬,也有失落,好在有朋友给我勇气前行。

    终日里看着现在的小窝,那么多的记忆和往昔将要被打包。

    说舍得,那是骗人。

  • 仲夏夜,房间里没有电视,听窗外从阵阵蝉鸣到蟋蟀浅唱。

    曾经住过的庭院之门已经紧紧锁上,夜色里,再无百合暗放。

    你我总在奔波,来了又去,去了却不知何时再回,

    一场又一场是为了,告别的盛宴。

    过去和将来,连同秘密一起,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在夏天里消失的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