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3

    远方的楼阁 - [闲情偶寄]

    远处,楼台轮廓初现,坐等云消雾散。

    ---2009年2月,武汉

  • 2009-03-12

    生活的影像 - [闲情偶寄]

    周五晚上七点半,ICS频道的Culture Matters节目,我是嘉宾之一。

    拿起相机快3年了。

    在节目中被问及,你觉得什么样的照片是一张好照片?如何才能拍一张好照片?有幸的是问我问题的人一定是觉得我应该有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作品的好坏,不幸的是我始终找不到令他们满意的答案。

    先不谈摄影,把目光转向生活。

    如果能够为什么样的生活就是好的下定义的话,我一定也就容易找出好照片的定义,可惜我不能。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这是一个没有固定答案的问题。一件事情发生了,也许从当下的情感回应来看是负面的,可没准也许五年、十年之后你再回过头来看这件事情反到是好的了;而当下令到你欢欣雀跃的,也未必永远朝着你想要的方向前行;若你没有耐心等待这个过程,生活便是一场玩笑。

    经济危机也好,感情低谷也罢,去拥抱它,不要沉溺。有朝一日终会明白,这不过是一个经历,或许嘴角还会泛起微笑,爱和恨的对决从来都在同一个时刻里化解,若欢喜没了理由,怨恨也终归烟消云散。

    舞曲的优美在于起伏转承,生活亦当如是。 每个人演绎的方式都不尽相同,和每一个舞伴演绎的方式也大相径庭,投入地将这一曲跳完,别在意你的舞步是否凌乱,别在意他人给予的目光,跟随音乐和内心去完成每一个MOVEMENT。要知道,从某种程度来看,每个个体生来注定孤独,并不会因为他人的认同改变你自身的孑立。

    摄影也好,生活也罢,每个人一生的作品只有一件,那就是他/她的人生,在这个作品尚未完成之前,你永远有机会把它变得更好。

    P.S: 如果你看了节目,请不要鄙视我的英语水平,我正在努力把它变得更好些。

  • 2009-03-11

    春天的约会 - [闲情偶寄]

    将近三个星期的雨,似乎是多少天都不见得能下完的这场雨总算有了个了解。

    阴霾的雨水将这个城市湿漉漉的泡了很多天,突如其来的阳光赐予生活里新的呼吸。随着这季节变换的交集处,循环往复,潮起潮落。

    伍尔芙说:每一个瞬间,都是一大批尚未预料的感觉荟萃的中心。

    桃花绽开的那一刻,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 十八梯是去重庆之前最大的诱惑之一,这片密集的居住区在市中心的位置与周围的高楼大厦共处了很多年,将要在今年的三月彻底拆迁。

    我在重庆的几天里天天都去那里报道一下,吃上一碗抄手,买上几斤甜的“很惨”的芦柑……当然除了这些,最让我着迷的是那里的“空间感”。不是空,是空间。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昨晚参加了一次tango的Grand Milonga,milonga在阿根廷是舞会的意思。

    有幸近距离的观看了阿根廷探戈大师Pablo and Noelia的表演,像我这样菜鸟级的人物舞技是肯定飚不起来的,只好飚下“色技”了,坐在下面看着舞池里的各位前辈跳的那个美啊,不晓得要穿坏多少双鞋子俺的腿才能勾起来、绕过去、转回来、并且不踩到自己或者舞伴的脚:P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瓷器口江滩

    重庆三日半。

    第一夜入住背包客栈,没有空调的房间如夜后冷风飕飕,临近凌晨一点的时侯外面响起巨大的轰鸣,齐齐的“八雷轰顶”,无奈只好塞着耳机听着英语单词催眠……

    住的地方离开市中心有点距离而咖啡又是每日必须之催醒饮料,因此我很明智的带上了越南咖啡和炼乳。上午醒来在房间烧水,整滴漏咖啡,好容易做好三杯咖啡,叫沈玮和ivan过来已经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结果两位帅哥过来后竟异口同声的问我上午有没有听到什么异常“声效”,我说似乎猫和鸡都叫过几声,尚属正常。可他们坚持是另一种叫声(少儿不宜版),且各执一词,一个声称是现场版,一个声称是录播版,想来不是我睡得太沉,啥也没听到,多半是我冷的整夜都把头埋在了被窝里,沈玮说他也是一晚上带着帽子睡觉!

    吃好早饭,我们开始马不停蹄的搬家,最后入住了江边的莫泰168,于是沈玮的房间里多了个热带小岛,我则在房间里悠闲的喝着普洱茶坐看无敌江景,好不惬意。

    重庆我是第一次去,高密度的居民区在每日氤氲的雾气里若隐若现。原来,《重庆森林》并不只是一个电影,也并不意指一栋大楼,它是一个都市里的丛林。(未完待续)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2-23

    武汉剪影 - [生活在别处]

    武汉的行程短短3天,听说我们到达的前几天天气很不错。

    也许是重庆的雾气包围了我们,于是武汉的几天也都是朦朦胧胧的,留下的照片也如同一个城市的剪影,别有一番滋味。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9-02-18

    The tango lesson - [TANGO]

    回归江湖的第一件事情,是开始实施我十年来的梦想---Tango lesson.

    之所以一直没有学习TANGO是因为我固执的认为:一个女人在没有经历过失恋的打击和内心的觉醒之前是无法完美演绎这样一个充满激情的舞种的,那种欲说还休的纠结和肢体缠绕的交流,或许在练习中能跳出形似。但,形似是一种玷污。

    任何一个艺术,摄影、舞蹈、文字……能够让其立体起来的方式都只有人生经验和相对于独立的自我意识。

    学过flamenco,学过jazz,学过belly dance,值得欣慰的是,我可以开始学习Tango了。

  • 重庆和武汉之行算是一次摄影同行的集体出游。

    “兵器谱”摆出来那是样样具全,从苏里挂在脖子上用来当道具的莱卡,到ivan功能强大却被打入冷宫的NIKON D3,还有沈玮年代久远的宾得67、与我尚处在磨合期的雅西卡66、朋友赞助的康太时T3、富士24mm定焦傻瓜机⋯⋯那可是十分显赫的全胶片阵容!当 然,咱这阵势和摄影家协会的出游相比那一定是相当的被鄙视,马甲不穿穿好,长焦头一个没有,每天睡到自然醒,忒不敬业了,相信以上几点中任何一条就可以被 判定为终生不得加入“协会”。

    如同我之前所说,我们在一起下棋,打麻将,喝茶聊天,要不是ivan和suli没有如约带上羽毛球拍子的话,专业摄影师的非专业组羽毛球国内循环赛将会在重庆拉开帷幕,结果我搞笑的发现——当摄影师们集体出游,也许干的最少的事情便是拍照了。

    好在就个人观点而言:如果一个摄影师的生活里只有摄影,那他的前途算是就快毁了。

    因此,综上所述,我们都还是有着光明前途的摄影师吧?!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你们一定好奇,那个风情万种的背影的主人是谁?

    谜底我在这里揭晓了,这是一个并不温润如玉的中年男人,失望吗?如果你有足够的人生经历懂得生活本身所时常呈现的幽默和荒谬却又伴随着略微恼人的真实,那么这应该并非出乎意料之外,如同今夜在绚烂的烟花和溃耳的爆竹声中浓烟滚滚的“裤衩楼”。

    新年的第一个旅程,不像以往那样随时携带我的数码单反,以期望于不错失任何一个镜头。

    在那一个星期的行程里,更多的时间被我用来在人潮汹涌的庙会上喝一杯八宝茶打几圈麻将,在保留着原始风貌的茶馆里端起碧螺春下几轮五子棋,耗费一整天的时间消磨于咖啡馆对着ipone唱天仙配,畅快淋漓又海阔天空的聊我们的梦想和未来而毫无愧疚之意。

    得偿所愿,拍照不过是旅行的一部分,旅行也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没有什么是不可错失的。

    当下,便是生活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