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o and watermelon, by baibai

    “小桃,有dvd看不?”

    “dvd有的,遥控器坏特了,不能进入菜单选择。”

    “⋯⋯小桃,去年我走的时候,好像就是这个毛病啊?!”

    “是的。”

    "sigh, 你的生活自理能力哟."

    不过, 好在其他的东西这一年也还没变,你的清纯和固执,还有上午起床为我做早饭的贤惠,唯一不见了的是自我认识你以来你一直带着的牙套。

  • 如果你是一个摄影师,你怎么可以没有个人网站呢?

    任悦早早就跟我说,你该做个网站了,否则图片编辑们点着flickr的连接看你的作品总归是件不太正经的事。

    我一直觉得没什么东西拿得出手(现在也是这么认为),更何况我对什么空间啊域名啊也一窍不通,但是这个星期要去一家图片社interview,在皮克西小姐的大力协助下搞定了空间和域名,然后我大门不出的在家里憋了3天,整理过去2年里所有的照片,重新调色,重新编排,终于把网站基本建立起来,当然,还有文字的补充要做,还有去印点名片....

    如果把做网站的过程看成一个小小的自我回顾,我发现从玛格南大师班之后的快两年时间里面我的摄影语言在渐渐的改变,快门越按越慢了,当年一天700次的快门到现在最多不会超过70次,等到我的宾得67来了以后,一天大概就只有7次了。

    那次workshop对我来说是个重要的转折点,原来的我一直在跑,并不在乎方向在哪里,跑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跑的开心就好。但是马拉松也好,短跑也好,都需要一定的技巧,呼吸,节奏,速度的控制......这些都是在跑的过程中慢慢掌握和总结出来的,现在的我还是在奔跑中,记事本上每天都好像有无数的事情要去完成,下周新学期开始,large format,multimedia和我的long term project.

    keep running and have fun!!!

    p.s my website: www.wenjieyang.com

    my first publication on The New York Times

  • --high line, new york

    最近这两天可能是因为休息的太好的缘故,常常在上午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醒来,不似在上课的时候,每天都睡不够。然后这一天就变的比以往要长,吃饭由一日两餐变成了一日四餐。

    stella 给我寄来了我在卓越上买的书,原本是要学习一下final cut pro的,不过看技术书总是想要打瞌睡,于是多半时候捧在手里的还是散文和随笔之类的中文书,抱着躺在“鸦片床”上,中午12点的时候,早上6点就从布鲁 克林桥上升起的阳光折来折去了将近6个小时,终于穿过了曼哈顿的高楼大厦爬进了我的房间。

    我喜欢在这个时候做一杯espresso(美式咖啡是属于永远忙碌的纽约人的,他们只知道星巴克),闻着咖啡和阳光的香味,读一个小时的书,这个冬天的开始显的比之前略有人情味了点。

    下午的时候,我一个人出门,没有什么确切的方向,只不过朝着有光的地方随便走上2个小时,有时候回去水边,有时候去唐人街,街上的人群大包小包的带着他们采购的物品,我只希望,我的包里每天可以带回一张或者两张我喜欢的照片。

    更多图片,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周五,下午1点,本学期所有课程结束。

    两点带上学校借出来的mamiya 7ii去了中央公园,可惜颜色全没了,试了2卷120,看不到“回放”,下周再给大家汇报。

    4点的时候在公园里的酒吧喝了杯vsop,居然他们没有问我要id,估计我脸上被这里干燥的气候折磨出来的皱纹和拍照片拍出的白头发就是我的id了。

    6点回学校,还掉机器,去icp的museum, 和朋友参加一个新书的签售会,然后去附近的中餐馆要了两份水煮鱼,大吃一顿,末了老板娘说她请客,搞的一群同去的人以为我在纽约已经混了很久,我只是一脸无辜地回答:这是我第三次到这个餐馆啊。

    周六,看了布鲁克林桥上的日出,在房间里。

    下午和同学去切尔希画廊看展。最喜欢的是一个Dan Flavin的“series&progressions”。黄昏的时候在high land上,有人对着对面的新泽西洲大叫:纽约,我爱你!

    晚上在家里做了pasta,看电脑里下载的匈牙利导演bela tarr的《鲸鱼马戏团》,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天才,所以我没继续混电影圈真是太明智的选择。

    周日,家里需要大扫除了⋯⋯

    怎么放假了,我还是那么忙呢?

    ps.以下照片出自我的iphone,基本都在chelsea画廊拍的,不要叫我写caption,我写的都快吐了,大家随便看看吧。

    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CARNEGIE HALL, NEW YORK

    这个学期还有一周就结束了,沈公子去百老汇看演出的那个晚上,我在china town游荡的时候遇见班里的法国同学David,然后我们一起去卡耐基中心听了一次钢琴演奏会,再接着很无奈的,我的第三把伞被折断在狂风大雨里,后来我俩扳扳手指头数了下,pj这个班里会在这个时候放下相机去听音乐会的估计也只有他,我,和另一个同样来自法国的女生。

    其实我也不是很能欣赏高雅艺术的人,骨子里没有太多的艺术细胞,不过是将就着找个地方让自己安静下来,尤其是现在,我需要做一些和摄影无关的事情。

    两个星期后,终于要等来F4的首次美国峰会,众妞请备好礼服,迎接大苹果共荣圈的新年倒计时!

  • 到纽约的第一个感恩节,和lexa一起吃的晚餐,感恩节是美国人的传统节日,要吃火鸡,要有丰盛的晚餐和朋友家人一起分享。

    我笑称这是女巫的盛宴,饭后我们坐在她公寓外的防火梯上抽烟喝酒,天上有一团团粉红色的云,这个场景很纽约。

  •  

    十一月是一个迎来送往的月份。

     

    有朋友从上海到纽约看我,在我家里住了三天,而我每天回到家里都已经是半夜,说了不到半个小时的话就倒头睡去;有朋友结束了一年的旅美生活,幸福地回去和她的大狗耳鬓厮磨;有朋友不舍地结束了欧洲假期回到纽约;还有的朋友来了又走,走了又回。

     

    这个城市里的时光过的太快,从清晨到黄昏,仿佛只是一瞬,眨眼间,冬天已经扣响了窗棂。

     

    过去的两个星期里是我来到纽约后最忙碌也是最茫然的两个星期,凌晨两点半在地铁里背着沉重无比的摄影器材等了半个多小时午夜列车,心情极其沮丧。昨日在中餐馆里打包客人吃下的剩菜,老板娘半开玩笑的说:以后有一天你写奋斗史的时候千万不要错过了这个情节,我笑笑说:那我要先成名人才能有这个机会。

     

    picture making的作业已经做到了这个学期的最后一个, 在water front之后分别是underground和a day life,  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是这次要我自己去联系陌生人,学习怎么和他们相处,然而就拍照部分而言实在是有点太“驾轻就熟”,每次他们对我说“Wenjie, i like your work”, 我都一笑置之,因为我自己不满意。

     

    我常觉得那些照片就像植物人,瘫痪着,大脑兴奋异常,身体却无法移动一丝半点。2个月了,我的眼睛总是快过大脑,最后突然发现阻止我拍一张好照片的,其实是我的眼睛。

     

    周一那天,赶着去学校上课,在进入地下室之前给朋友发了一条告别的短信。之后,上课、打印、热饭、上课,等到晚上十一点回到家里,才慢慢地缓过神来,在未来这个异乡的冬日里,当我从厨房端出热腾腾的饭菜时,桌上的筷子少了一双。

     

    夜色那么美,镜子里的我却依然紧缩着双眉。

     

    不过我答应自己,一定会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在有阳光的日子里,去钟爱的greenwich village小咖啡馆喝一杯咖啡,停下来闻一闻玫瑰的香味,倘若中央公园的红叶尚在,我也会夹一片在书里,至于那场无关婚姻的爱情,容我去问一下我的女巫再给你答案。

     

  • 当年我结缘摄影的吴哥之旅之时被朋友嘲笑说是自拍女王,现在到专业的摄影队伍中等位,而“自拍”到“专业”的价值从这张照片来看,不过是人民币10元。

    啼笑皆非的现实。

  • 2009-06-08

    - [闲情偶寄]

    “我可以看到那尘封的表面湿漉漉的痕迹⋯⋯在这建筑物以外的黑暗空间里有亮着灯的窗户,若视力延长,你可以看到人们在窗帘后面移动,专注于他们每夜的工作和梦幻,每个人活在他自己那幻想,欲望,仪式和爱好的小小的茧里。”

  • ---宝贝

    两年前的五月,ej陪我去抱回了我的宝贝"5D",我开玩笑说:今晚我要抱着她睡觉。

    两年后的五月,她陪我去看一个满百天的小宝宝后,跟一个和她有缘分的新主人回了家。

    宝贝,跟我走遍了千山万水,我把你送去了一个好人家,你要像陪我一样陪着他一起去看这人间的美,去记录这人间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