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14

    未断的琴弦 - [图片故事]

    回想我说要去纽约留学至今已经有两年的时间,去年此时被ICP和SVA一起拒绝时的沮丧和随之而来的自我放逐之景像也历历在目。当m在西藏跟我 说:“不如你再试一次!”的时候我断然拒绝了她的好意,这中间固然有我对于留学一事经济上的考量,但恐怕更多的是骄傲的我害怕又一次重蹈覆辙,被学校拒之 千里。

    去年冬天来得很早,每年的冬天都会让人感到孤独和彷徨,在种种不经意的机缘之下,我发了狠心又去挑战了那个把我摔的很惨的对手,顺便说一下,那个对手就是我自己,那个不常常和大家见面的,内心的自己。

    重新注册托福考试,重新买回复习资料,重新天天背单词,那一轮黯淡的时光再来一次,那一轮漫长的等待也再来一次,一切只为眼前的两张录取通知,开心时间不过十秒,中间的过程却只有自知。

    很多看我博客和照片的朋友都会觉得我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过着顺遂而又小资生活的女人,要是我心血来潮像桃子一样骗你们说我是被大款包养的话相信一定也不会引来怀疑的目光。你我都活在误解中,只是我对误解满不在乎。

    站在交叉路口,向左走的我永远不会知道向右转的话,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岁月轻轻临摹了每个人命运的素描本,凡人如你我只是它随意涂抹的一个速写,犹如琴弦。

    北岛说:这琴弦被风暴弹奏,未断,便是奇迹。

    我最终选择了ICP(国际摄影中心)的纪实摄影专业为期一年的学业, 谢谢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鼓励和帮助我的“亲们”和家人。附上我申请学校时的作品,一组在爪哇岛人们生活的照片,尽管其中有一些我已经在博客里放过,不过还是希望有个完整的编辑思路供大家参考。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日惹的花鸟宠物贩卖市场,充斥着各种各样叫人掩鼻的气味。

    笼子里等待出售的除了常见的猫、狗、老鼠、鹦鹉,还有鳄鱼、蝙蝠、和我叫不出名字的两栖类爬行动物。

    在那个市场里,人与动物,都与笼为伍。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这组照片拍摄于今年8月的印尼之行,当我在一条小巷里遇见一群打桌球的少年时,我们先是进行了一场桌球友谊赛,当然结局是我迅速地在训练有素的他们面前败下阵来,不过输有时候不是坏事,正是因为这次桌球,让我跟随他们偶遇了这场充满异域风情的表演,这才是那夜的重点。

    当叮叮咚咚的丝竹之声从密不透风的人群后跃入我的耳鼓之时,我的心情立马和我手中的相机一起兴奋了起来,ALEX曾经对我们说,每天有2张好照片,那么这一天就是LUCKY DAY,按照这个理论,我在印尼的每一天都是幸运的。

    周末和朋友聚会,听闻种种公司裁员的内幕;打开任悦的博客,又见不少摄影行业的困境;一时间人心惶惶,金融海啸下各行各业都岌岌可危,很多摄影师在那里抱怨自己的生存环境和创作环境,其实困境对于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在向困境妥协之前必然是对自己的妥协,作为自由职业者那么多年,我所得到的唯一经验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失败,只有放弃。

    我为我身边那些有理想的,坚持理想的摄影师们感到骄傲,你们的付出和坚韧所得到的回报并不止于那些微薄的酬金,远远高于那些的是你们在按下快门时内心的充裕和富足,那才是陪伴你走上更远征途的财富。

    Never,never give up,fulfill  ur dream!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在爪哇岛的旅程中,常常见到在路边农田里的这些劳动者们。火山蕴育了肥沃的土地,使得农业生产成为印尼主要的经济支柱,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我想那沉甸甸的麦穗压在身上不仅仅是一个重担,更多的是一种收获和踏实的感觉。

    回来看这些照片的时候,我很怀念当时脚踏在温暖的土地上的感觉,在高楼林立的上海,我们很轻易地就站的很高,却很难有安全感,落不了地,也难以生根。

    人,应该常常地去亲近土地。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贫民窟这个词如果见诸于报端和新闻,关键词的设置也许通常和犯罪,暴力,贫困,恶劣的生存条件相联系在一起,然而这一切并不是和它有关的全部……

    在这条穿过城市边缘的铁路旁,密密麻麻的搭建着矮小的平房。距离这些房子2米开外的地方,平均每二十分钟就有相向而来的火车在两条铁轨上呼啸而过,行驶中的列车带起飞扬的尘土像鹅毛般卷向人们的卧室,楼梯,和餐桌……当然还有那提醒人们避让的汽笛声即便在夜晚也坚守在它的岗位上,发出嘹亮而尖锐的嘶鸣。

    这是八月的一个黄昏,肆虐了一天的太阳正渐渐地失去了气力,铁路边的孩子们开始了他们一天中最愉快的游戏时光,女人们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准备当天的晚餐,男人们则找一个角落下着国际象棋,沿着铁路还有一些街头艺人抱着吉他挨家挨户的唱几曲印尼的民谣……这样的场景发生在贫民窟,也同样发生在我们所居住的小区,也许这便是生活,家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总会以它特有的方式继续下去,而继续下去的生活里有乐天,豁达和微笑。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回到家,打开电视(这个动作竟有些许的不习惯),频道还停留在中央五,和十几天前一样。在这之后,奥运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每天晚上临睡前手机里的一条关于中国军团金牌归属的消息,就连刘翔的因伤退赛也就是那么风云不惊的几个字而已。


    三十岁生日前的十天,我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出走,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迎接这个对于女人来说颇值得回味的时刻是我对自己所许下的浪漫,在那个热带小城的星空下,我喝着一罐啤酒对自己说了生日快乐。如果此刻在上海的话,固然会有很多的朋友一起庆祝,当然这样也并无不好,只是我渐渐发现在我的性格里偶尔会有一种享受孤独的欲望,人群里总是很难看清自己,因为有朋友的宠爱,有父母的关心,当然还有量入为出、小心翼翼等无数行为准则撒下的网……而出走的时候带着的除了行李还有另一个自我,平日里,她只藏在镜子的反面。

    人生或许是一个圆,不断地在出走中回归,在回归后继续出走。只是每一次的出走总会带回一些属于你自己的瞬间,就像眼前这个生活在贫民窟里的孩子的笑容,足以让你在某个午后,在纷飞的大雪之中,或是透过树叶照射下来的斑斑驳驳的阳光中,忘记尘世里还有其他纷繁的存在……

    P.S:感谢所有记得我生日的朋友在那天给我的祝福,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