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八点,在丽江的房间里醒来,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我突然意识到今天不用开工了,三十多天超负荷的工作结束了,感觉有如重返人间的味道,M回来带回了一个天使,可我的回归却带回一脸的痘。

    我每次拍完电影都信誓旦旦地说自己再也不跟组了,可每次却又无法信守誓言重倒覆辙,生计所迫只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一个理由是因为我还对电影心怀梦想,就像谈恋爱,你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失败,可你总还相信没准下一次能遇见个好的,也总有些记忆是值得珍惜的。

    好吧,情人节愉快,晚上睡觉时我要考虑一下是先上意大利的续集还是云南的片片呢?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715065532.jpg

    ---"杀青啦!!"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715057502.jpg

    ---一片花海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715057500.jpg

    ---领着场记的工资,干着剧照的活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715065530.jpg

    ---导演组的亮相有点花茬茬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715065531.jpg

    ---最后一个镜头,我们在金沙江边架起了大炮,这里是长江第一湾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715065533.jpg

    ---纳西老太太都是底片杀手,还好我不用底片,所以幸存下来咯

  • 今天是电影开拍的第16天,按照计划来看算是过半了.

    这个组是我跟片以来所见过的最"混乱"的剧组,每天的计划都在变,一点都不靠谱,组里的成员有两类,一些是经验丰富的老电影人,另一群是从来没有拍过电影的小朋友.

    老电影天天在骂,小朋友天天在玩.开拍3天后,由于制片部门史无前例的混乱,我们的进度拉下了很多,于是开始每天16-18个小时的工作,基本只有5个小时的睡眠伺候,就这样又过了5天,老电影也不骂了,小朋友也玩不动了,大家开始一起期待新的一天又会出点什么新的乱子,又有哪个老外说着没有人听得懂的中文台词,而我则凭借多年的跟组经验与人打赌收工时间,赢了一杯又一杯STARBUKS的咖啡,被大家尊称为"乌鸦大嘴".

    明天的通告时间是上午六点,24小时,到后天六点,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么?估计是我之前的小日子过的太舒服了,上天安排这样一个月折磨我,想起了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我这是在还得哪门子债啊!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9720613.jpg

    ---当年在<成长的烦恼>里的本,在这个组里的烦恼可不比那时少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9720515.jpg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我心情很好,因为今天是日戏,我可以和太阳一起收工了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9720861.jpg

    ---两个"死老外",摄影大助和剧照师,超级臭美的自恋狂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9720953.jpg

    ---摄影组的集体照

  •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9011220.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9011430.jpg

  • 2007-01-10

    DAY 1 - [每秒24格的生活]

    今天是开拍的第一天,上午的通告时间5点起床,6点到现场.

    房间里住了4个女生,刷牙洗脸上厕所,统统排队,昨天晚上最后一个人回来的时间是半夜1点,所以直到两点,我依然神志清醒地跟自己说:明天5点要起床.

    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坐的机会,实在是忙的要命,大家的磨合还算可以,另外有剧照师的5D和小白可以把玩,我又可以偶尔的从不务正业中享受一下乐趣.

    第一天就有打戏,演员从下午两点开始归武行管,威亚吊上吊下地,看上去也蛮辛苦.明天还要继续,离开外景地的时候,已经是一片万家灯火的景象,好累啊,HOME,MY SWEET HOME....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8434572.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8435144.jpg

  • 天气预报说明天的最低温度是零下一度有薄冰,这是入冬以来上海最冷的一天,我要去开工!近三年来上海最冷的那天,我都在开工!!
    事情总是经不起念叨,就在前几天,小匹同志还在他的自留地里散布着我“过着不知周六周日和早上九点为何物的闲散生活”的言辞,我也的确告别剧组生活一年有余,可偏偏在这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有人乘我中午起床神志尚未清醒,意志仍然薄弱的时候打来电话让我去跟组,而开出的酬金不多不少正好凑够了过年上缴的费用和一次尼泊尔的旅行,并在最后说了一句要去云南丽江拍摄十天,额的神以及老天爷还有上帝啊,额就这样毫无抵抗的答应了。

    说起拍电影这档子事,大家一定以为很有趣,还每天跟个什么明星打交道,我觉得一定有必要在这里澄清一下,也让一直羡慕着我的闲散生活的同志们有点心理平衡。

    想到那“ 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干的比牛多,几个月不能见家人朋友,收工后比驴还要寂寞”的日子我就心有戚戚焉,这也就算了,咱只当是磨练意志了,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每次跟组都要穿的比美国人还要土,除了演员,现场人员的样子基本上是——女人像男人,男人像民工,你说这对于一个不是天生丽质的人来说和毁容有什么区别?可这还不是最糟的,最最恐怖的事情是日日熬夜赶戏,耳边不时飘过组内组外“八卦新闻联播”,手里却拿着你翻几页就想找垃圾桶的剧本,这种精神折磨才是最要命的,除了挠墙和跟着一起颠疯没其他活路可走!

    我妈给我找出了保温杯,还有口罩,手套等等,N年没在冬天跟组的我翻箱倒柜都没找到合适的衣服,最后还是决定带上我的CK小棉袄和贝纳通大衣,尽管我知道这在NORTH  FACE一统天下的剧组里一定显得不伦不类,但总不能让我为了跟一个戏花上好几百买一件穿一个月又压箱底N年的衣服吧?绝对要以最低成本打完过年前的这场精神和体力的双重战役,并带着胜利果实奔赴尼泊尔的雪山之颠!

    我怀念起大一那年的新年,我们看完《8 月狂想曲》和《生于7月4日》的那个夜晚,回到有暖气的宿舍,校园里有月光和积雪,大家在房间里讨论着中国电影未来时的慷慨激昂,只是那时候我们谁都没有想过这一切和连续几个月清晨五点排队在路灯下领早餐有什么必然联系,一付“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的架势,却不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等皆要上下而求索之。

    最后说一句,意大利之行的接力棒就交给哈佛了,我只能抽空上点插播剧集和跟组纪实,同时手上还有月中开始的意大利电影展票若干,其中包括费里尼导演的《LA DOLCE VITA》(甜蜜的生活),若有好心人来现场探班并送咖啡一杯的话,本人愿意赠送电影票一张以报滴水之恩。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68183953.jpg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5-06-19

    六月,未央 - [闲情偶寄]

    ——flower opening in June

    六月,我最钟爱的夏季是从这个月开始的。
    在无数个依靠红酒助眠的深夜,我看到BLOG上去年此时的心情……彼时,间或有恼人的情绪意外到访,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沉浸在快乐和梦想中的。这一切永远不会再一次呈现在我的生命中,那些时光随着我有生以来对人性和自我的第二次置疑期一起随风而逝……
    我并不觉得遗憾,如果相信这世间是美好的信念是一种罪过,那我此生都将罪不可释,这并不是我的错,每个人都会遭遇打击,经历这些之后,劫后余生的最为宝贵的应该是依旧相信这世界尚有美好的一刻值得毕生追寻。
    思路有一点点的乱,开始六月的回忆。
    六月之初,在第二次经济危机和TOSCANA艳阳的联手下,我决定结束安逸的时光,主动减价拍卖。当电视台以前的同事打电话要求我推荐熟悉电影的人选时,我毛遂自荐地去做了电影节闭幕式VTR的编导。(不过,事实证明这项工作完全不需要对世界电影史及中国电影史的专业知识。因为你要面对的是一个连世界上第一部电影是《火车进站》都不知道的电影局领导的省片)。于是,在无数次对自我定位的调整中,完成了那噩梦般的EDIT工作。我不曾为接受了这些周而复始只为遵循领导意见的工作而后悔,只是忍不住为中国电影工作者的生存环境而悲哀。
    TO BE,OR NOT TO BE。
    放弃自我、接受认同是我在先前所有剧组中所面临的矛盾。
    对于我来说,一个固执的理想主义者,成为另一个为世俗所接受的自己是无法忍受的事情,所以,我只能选择放弃剧组和我所热爱的电影,退而求其次的以午夜场DVD取而代之。
    六月十八日,前一晚在BUND 18拒绝了一位意大利男士的暧昧邀请的我尚在熟睡中,手机响起,是一个以前认识的中国导演的来电,下意识提醒我也许是一个和电影有关的工作。摁下手机后,智商接近于零的我发了条短信给他说“在看电影,稍后回复”。(密友COCO对于我在这样的情况下仍能编造完美的谎言甚为吃惊,AND ME TOO)
    半小时后,被告之有一个美国导演的电影需要一个懂英文的场记,问我是否愿意去INTERVIEW?
    5、4、3、2、1……五秒钟的思想斗争后
    我,决定——重返“青楼”

    简短的INTERVIEW之后,导演,和第一副导演一厢情愿的认定我将成为他们这部电影的场记,而他们对于场记工作的BRIEF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一向自信的我曾一度怀疑自己是否可以完成他们的要求。
    关键时刻,狮子座的征服欲以微弱优势压倒了处女座那追求完美的神经质,当然,男主角看我时的眼神也是促成我最终决定所不可或确的元素之一。
    六月未央,以电影开始,以电影继续……


    六月二十三日开始,八月十六日关机,四十天的拍摄周期,但愿我可以重怀电影的怀抱。
    P.S:
    布拉格回忆录也许要暂停一些日子,不过取而代之的将是来自剧组的第一手八卦新闻,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