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orkshop day 5

    Let's enjoy the Party!

    第四天晚上的EVENT开始前,Thomas跑来告诉我们,由于我们班的作品上传的服务器有误,所以只有一半不到的同学作品已经打印出来了,他让我们明天去学校的时候自己确认一下。第二天,很早来到学校,看了眼已经打印出来的作品,没有找到我的,Jonas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正在把打印好的照片做装裱工作。

    ---Jonas Bendiksen在帮我们做最后的作品装裱

    此时是上午8点,离开上课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打开电脑准备上传作品,找到了相应的文件夹,可是看着昨天选出来的那三张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那照片不是我拍的似的,有一种说不上来的陌生感……于是我在这1个小时里做了个新的决定——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我把最后的作业改掉了!

    ---final edit

    当然,后来ALEX和班里的同学看到了打印出来的作品都多少觉得诧异,可能他们中有人喜欢现在的样子,也有人觉得之前的组合更有力,对于这点我并不很在乎,因为我想作为摄影师首先要有自己的观点,和Thomas一样,我坚持了我自己的想法,在后来给一个俄罗斯杂志的稿子里,我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来解释这组作品:

    “Oslo对于我来说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我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独自一人用相机拉近和和这个城市的关系。随着对它一点点的熟悉(当然在几天的时间里这样的熟悉也十分有限),我看到了很多街头的雕塑,我对这些雕塑和他周围的人和环境产生了兴趣,也发现在真实的雕塑和他周围变换的人(移动的风景)之间的有点疏离又有点融合的关系,就像我之前提到过的,在这个workshop里我学到的最多的是关于editing和combine的知识,因此,我在最后的展览里没有选择那些光影和构图很好的照片,而是选了三张看上去很普通的照片作为我最后的作品,或许并不成功,但我希望这是一个新的尝试。”

    最后一天,每天“走着出门,爬着回来”的课程终于结束了,CHEERS, IT'S DONE! 晚上在ALEX WEBB最后的演讲结束后,我们迎来了Exhibition和Final Party。

    玛格南所有到场的摄影师们和我们一起观看了整个展览,在最后的PARTY上大家互相讨论着这次WORKSHOP的收获,询问着各自未来的计划,其实这5天的时间就是一个BIG PARTY,很多人都说“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高兴的一周”,是的,有如此多志趣相投的朋友每天聚集在一起讨论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互相欣赏,互相鼓励,这种幸福即便身在其中亦难以言表。回想到达这里的第一天,我曾对海关的工作人员说:“我将在这里和我的朋友相遇”。我没有骗他,我在这里和我的朋友们度过了一段非常闪亮的时光。

    ---Paul,Me,Tay Key and Edmond

    我至今记得那天晚上的很多细节,在门口我和David,Chris还有其他同学一起抽着烟,天上下着细密的雨,空气格外新鲜,清凉的雨丝飘扬在我们脸上,不远处有情侣在拥抱,地上的灯把他们的红色雨伞打得透亮,救护车的鸣笛声呼啸着穿透了夜晚的静谧,不由得叫人为这场临近尾声的PARTY感到些许的伤感。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这个晚上在拥抱和祝福中走向了黎明,然而,也许下一场生命中的宴席才刚刚开场……Let‘s enjoy it!

    ---参与这次大师班的玛格南摄影师们

    FIN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3月7日 Oslo 

    workshop day 4

    What's ur choice?

    为了最后一天的展览,第四天上课分为两个部分,首先继续学习关于编辑的知识,Alex很大方的把他以前的作品交给我们进行编辑,按他的话说,让我们享受一下"报复"的快感;其次就是要求大家选择我们自己的作品上传到服务器上由工作人员负责打印然后布展。(请注意:第二天我到学校的时候惊讶的发现那位负责打印和布展的"工作人员"居然是此次大师班上最年轻的玛格南摄影师Jonas Bendiksen,没把我下巴惊的掉下来。)

    先说第一部分,我们班一共有18个学员,算是这次workshop里人数最多的一个班了,其他的基本都不超过15人,估计因为是我们班所有同学都获得了"买一送一"的特殊待遇(我们班由Alex和他夫人Rebecca共同授课),学员被分成四组,每组4-5个人,每组发了30张左右的照片,这30张照片拍摄于同一个城市,当然都是alex以前的作品,要求是这样的:edit a---选择出我们认为可以编辑在一起,表达完整的作品,按顺序排列,edit b---选择我们并不确定的,不用按顺序,最后剩下的是我们放弃不用的。

    30张幻灯片被放在灯箱上,光是用放大镜看已经看的我们眼睛都快弹出来了,那个放大镜还很不好使,总之大家费好大劲才把每张照片都看清楚,要知道我们Alex大人的构图不是一般的复杂,那可是相当滴复杂啊!!看完所有照片我们组一致认为要狠狠的"打击报复"一下,最后我们只选了7张照片放进edit a里,事实证明,没有最狠,只有更狠,另一个组的学员只选了5张,连Alex都惊呼:" what a tough editor! "

    编辑结果进行全班的review,从每组学员完成的结果来看,基本上大家对于一组照片的开始和结尾已经没有太大的争论,最难把握的应该是中间段,说实话,对着灯箱看还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我们把幻灯片放到投影仪里按顺序排列,然后Alex把edit a里觉得有问题的地方进行调整,从edit b里选合适的进行补充,基本上这个环节的部分就算是顺利完成了。总结心得还是那句话,要把照片打印出来放在桌子上一起看,才能更好的完成编辑工作(因为至少那样才能看得清楚嘛)。

    ---Alex在帮助我们对编辑结果进行调整

    第一部分完成,切入第二部分--选择自己的作品。

    先交了第三天的作业上去,如下。

    ----港口,雕塑之一

    ----港口,雕塑之二

    在这里我先要说明,当我最初开始在oslo的拍摄项目时,我并没有找到一个非常明确的主题去follow。看看我以前的旅行,基本上就是以度假为主兼带扫街的一些快照,我从来不会在某个地方等待所谓"经典的瞬间",也不会大清早去山头守候"完美的光线",原因很简单,我的宗旨是"睡好,吃好,拍好"(请大家注意这个排列顺序),回想就在并不遥远的4年前,当我第一次跟随哈佛夫妇和m同学去吴哥窟的时候,每天上演的是这样的场景:其他旅伴早早的在太阳尚未升起之前就摸黑出了酒店,等到日晒三竿他们回来午睡的时候,我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享受完丰盛的早餐,晃晃悠悠地听着ipod里的音乐前往大吴哥开始我一天的闲荡,当然到了那里之后对于我来说也就是换个地方找个阴凉的处所接着小憩,并充分发挥自娱自乐精神搞搞自拍创作,也算玩的不亦乐乎……一晃四年过去了,这期间旅行对于我的意义还真毫不夸张的就如LV的广告语说的那样--“是一个自我发现的过程,不仅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更让我们看到自己在其中的位置。”这么说有点抽象,那么来点具体的描述就是--自打两年前的4月买下一个二手的20D后,我开始成为"色影团"的一分子了。之后的意大利,尼泊尔,西班牙……去一些当地人聚集的地方拍摄人们的日常生活,寻找一些人们和他所处的环境之间的关系,或者简单地说就是寻找一些他们生活的细节,这多少已经成为我拍照的一个模式了。

    在oslo拍摄的第一天,我就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难题,这个城市里的人很少,这在我已往的经验里是从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当我带着"巨大"的Canon 5D走近我要拍摄的对象时很快就会被人们注意到,也让我按快门变的有点困难,尽管前面几天的作业被肯定的不少,但拍摄并不让我十分满意。

    不过满意也好,不满意也好,作业总是要交的。期限,就是今天。

    对于Alex喜欢什么样风格的照片通过前几天的学习保守估计我至少掌握了六成,我也做了一些testing工作,把我觉得他可能喜欢的和可能不喜欢的都放到作业里,结果毫无意外地他基本都肯定了我觉得他会喜欢的那些,这不能说是一件坏事,但也实在不算是件好事,不过这次最后的作业编辑却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之前试了好几种排列方式,结果Alex排出了他的方式——我自己却没看懂。因为我觉得那三张照片在一起不能表达个什么东西呀,那么我们之前说的编辑和排列的顺序的意义何在呢?当面质疑总不是太友好的表现,我是第一个,后面还有很多同学等着讨论结果,反正看上去也不算太差,就按照这个来吧。于是乘着其他同学讨论的间隙,我又通过服务器追踪到其他班级的课堂上去了,这基本已经成为我每天的必修课了。

    ----EDIT A for print

    等到当天的课程快结束时,我们班上的最后一位同学,来自德国的Thomas Pfister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选择了三张风格极为统一的作业,而这三张照片我们心照不宣地都知道并非Alex喜欢的类型,无奈Thomas同学坚持要以这组照片参加展览,我想这也无可厚非,毕竟照片下面的署名是他。

    说起Thomas,是我们班和我经常聊天的同学之一,第一天交作品的时候唯有我和他是全都交组照的,后面的几天,每晚的event开始前,我常常和他还有Tay Kay Chin等David Allan Harvey班上的人在楼下的咖啡店门口聊天,说说当天完成作业的情况,偶尔也交流一下对各自班级老师的看法,当然有一点我们总是保持一致,就是总对其他班级的老师无限向往,只不过在表达这样的观点时他比较“真情流露”而我比较“含蓄内敛”,不过很快他就会感受到,我们又将以“不同的表现手法”在同一件事上表达一致的观点。

    ----Stalkers & Trespassers,photo by Thomas Pfister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3月6日 oslo

    Workshop day 3

    The art of editing.

    我常常会问自己,对于摄影师来说,你的照片的价值是否在于被更多的人关注?

    当然与口碑好的图片社或者媒体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与此同时的矛盾是,如果摄影师没有玛格南这样优秀的代理,也没有途径让画廊包装,常常被图片编辑挑中的照片并不能表达我们自身的观点,即便是玛格南的摄影师同样会在选择图片上和编辑的意见发生冲突,Alex Webb最初去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Istanbul拍摄是为了《国家地理》布置的任务,他最终出版的图书《Istanbul》里多数是NG没有选择的图片,一直以来流传着一个也许不那么确切的说法就是:摄影师和编辑是天敌,那么如何有一个好的途径去完整的展示自我呢?

    Alex和其他玛格南摄影师给出的一个相对折中的解决之道是:出版画册。

    于是第三天的课程进入了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至关重要的一个能力:编辑。

    编辑能力不只是在你向书商提供样片时需要,其实更早地在你做作品集的时候就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以前我常常对着一张照片,考虑着也许曝光或者构图可以更精确一些这样的问题,但是我很少考虑照片之间的联系,我也不知道这一组照片放在一起是要传递什么样的情绪和信息,也许我以前的作品分开看有不少"好的"作品,但是当我把它们放在一起的时候是没有意义的,Alex和Rebecca教会了我们如何编辑照片这对于一个摄影师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我在这次workshop里最大的收获。

    ---Alex向我们展示他的画册,并告诉我们他和杂志编辑之间的故事

    ---每天上课的重要环节,对前一天作品的编辑

    我带去了30张在安徽拍摄的傩戏照片,我对应该选择哪些完全没有把握,于是我请教了很多在摄影上比我优秀的人们帮我挑选,但是结果我还是不能完全满意,当然问题不是出在帮我选照片的人们身上,要想在三天的拍摄里就把一个Project的主题展现出来,时空太过单一,所有的照片是在一个平面上呈现的,它缺少纵深的交错,彼此之间的关联也就显得松散。一组好的纪实摄影的作品是时间和摄影师共同完成的艺术,既要有拍摄者的思考和掌控,也要有事件自身发展脉络的引导,这其中的必然是摄影师对于题材中所呈现出来的纷繁线索的提炼,而偶然部分则在于所跟踪的事件发展的不可预知性,很多玛格南摄影师的项目完成多则5-8年,少则2-3年,然后就是从无数的照片中挑选出合适的来进行编辑。

    编辑涵盖的能力不单单是选择照片,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顺序,前后的照片之间的关联,不仅在内容上,也要在影调和构图上达到和谐。在这样的过程中,也许最痛苦的一点就是放弃,放弃一张也许你千辛万苦拍到的照片,放弃一张在任何细节上都接近于完美的照片,这对于拍摄者来说是需要决心的。另外给大家的建议是永远不要没有任何文字说明的去把你的图片给那些可能帮助你出版画册的人,他们不是你的粉丝,没有那么多好奇来了解你的拍摄初衷或者照片背后发生的故事,甚至你应该把你想要在你未来作品中展现的每一页的布局都设置好打印出来,放在桌上(而不是在电脑里),不用打印的非常精细,但是相信我,当我把照片铺开放在一张大桌子上时,我觉得编辑工作比在电脑里看着它们的时候要容易多了,也大致知道如果这样的一本画册在读者眼里会呈现什么样的视觉效果。

    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在你最终完成了所拍摄的项目,同时也编辑好了你未来的画册的初稿,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带上你打印好的作品,去找一找伯乐们常呆的地方吧,当然,这相当有可能需要比完成项目更长的时间:)但是我相信作为一个摄影师最大的回报(至少对于我来说)已经在完成拍摄项目的过程中获得了---那就是我对这个世界上未知领域里人和事的好奇心,至于后面的事么,就让别人的好奇心去完成吧。

    以下是我第二天的作业

    ---寒冬夜行人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3月5日 Oslo

    Workshop day 2

    Forget those classic part of image.


    进入了实质性阶段,提交作业和编辑。每个学生选择两组作品分别标上EDIT A和EDIT B,前一个文件夹里选择当天自己认为满意的作品,后一个则是自己不太有把握的,基本上每个文件夹里照片的数量在十张左右,然后由老师选择出他觉得满意的作品放到final picture的文件夹里,在最后一天里进行整体编辑。
    按照我们平时的水平,即便是大师级的,一天能出3张好的照片就算是很不错了,想要每天有新的作业上交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前一个晚上的event结束后我出去拍了2个小时,回到房间已经是12点过了,以最快的速度挑选,修片,睡觉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了,上午7点半起床继续工作,于是第一天的作业总算是交出来了。
    根据规定在A和B里各放了5张作品,最大的挑战在于从未遭遇过街头如此冷清的局面,以至于我在接受MAGNUM IN MOTION的工作人员采访时回答说“希望明天我能在街上找到更多的人”。

    以下是ALEX和REBECCA选择的照片,惭愧,我还停留在扫街初级阶段……

    学生作业都是上传到学校的服务器上的,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去看了其他班级同学的作品,这一看让我非常激动,其中来自新加坡的Tay Kay Chin(前一天遇见的亚洲面孔)的作品极具创意,完全改变了我们对于传统经典作品的观念,他所在的David Alan Harvey的班级所有学生对他的作品发出了一致的喝彩,以后的每一天review里,大家都对他的新作报以极大的期待,就连David Alan Harvey这样的大师都说 "Now, Let's forget all those B&W classic pictures, move on a new level." 与此同时,在CHRIS ANDERSON的班级里,新形式的作品也得到了极大的肯定,传统意义上构图和光影都完美的照片在传递的同时,更多的“作者影像”和观念也在被接受,如果按照以前的判断标准,估计其中很多照片我会毫不犹豫地扔进垃圾箱,但是当我把这些照片放在一起时,我看到的完全是一个新的组合,这个组合的力量来源于摄影师对影像的控制,而不是被完美影像控制的摄影师。

    --random walk,photo by Tay Kay Chin

    今天下午,Tay Kay Chin发给我一封信,在得到他的同意后,我也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3月4日 oslo

     

    Workshop day 1

     

    You need find ur own  way.

     

    定酒店的时候以为上课地点就在马路对面,检查邮件的时候发现搞错了,马路对面的是晚上event的地点,翻开地图一研究,原来要走过半个市中心才到我们上课的blind摄影学校。我一直认为找路对于我来说不是件容易事,9点半上课,8点出门,在楼下的cafe要了羊角面包和一杯latte,47kr(65rmb左右)。

    坐下后,我用眼神寻找着带着相机的人,指望着能跟在别人后面找到去学校的路。在我将要离开的时候,进来了一个长着亚洲面孔的人,脖子上挂着相机,又是从我们酒店出来的,我想他应该是去workshop的,不过看看时间不早,他才刚进店,我想还是自己找路吧。

    走过市政厅后,地图上显示离目的地还有大概3-4个街口,大街上背摄影包拿地图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终于拐到了学校所在的街道,我对着寻找门牌号的一个女摄影师说,你是去workshop的吗,我想我们应该往前一点就到了。

    2分钟后,我们碰到了Laara,这次活动的负责人之一,之前的所有邮件都是她发来的,所以名字很熟悉,在她身后,站着这次大师班的几个玛格南的摄影师Alex Webb, Rebecca, David和Chris.

    离上课还有30分钟,早到的同学们被安排在底楼等待,随着9点半的临近,房间里越来越多背着摄影包的人,早上看到的亚洲面孔也出现在人群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开始互相介绍,也有人拿起相机开始拍照,坐在我对面的两个人,Paul ,来自爱尔兰,Lee来自韩国(本次的三张亚洲面孔之一),一个在david的班,一个是chris的, 真是羡慕,Chris Andersen 可是我的第一选择:(

    进了教室,Alex和Rebecca十分友好的欢迎所有到来的学生。简短的互相介绍后马上进入了作品的review阶段。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只要看到作品,你就不会感觉到眼前这个人陌生,也不会觉得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因为影像正以它特有的方式在说话,并且,以一种在场者都能听懂的语言。

    之前我曾有担心,怕自己的作品不够好,不过workshop的第一天,我就意识这完全不是重点所在,好或者不好没有标准,区别只在可被复制和不可被复制,换句话说,所有的纪实摄影领域的大师都是不可被复制的,他观察世界的角度,他所承担的责任,他与生俱来的个性,他和生活的羁绊和以及种种现实与理想之间的纠缠成就了他的影像,that’s makes the unique.

    alex送给我们的第一句话,也是以后整个workshop里我从每个摄影师身上感受到最多的一句话,“You need find ur own way!”

     

    过去的两天里,我找到了来这里的路,而之后的五天已及更长的时间里,我将要去摸索和探寻自己以后在摄影上要走的路,这个过程有多长对所有现在在讲台下的我们都是一个谜。

     

    看完照片大家就该去做作业了,简单来说,每天上午9:30到下午2:00是review和editing,而晚上6点开始在文化中心的evening event,这两部分时间基本是固定的,中间有大概3个小时的时间是留给大家出去拍照的,有时候更短,当然你也可以在晚上的活动结束后和早上的课开始前出去完成你的project,但是每天都要交新的照片。

     

    第一天课程结束,饭也没顾上吃,买了包饼干就出去拍照了。路上经过一家很大的超市,进去转了圈,背了水,罐头和面包继续上路,作为一个摄影师肩膀是多么重要啊,要背水,背罐头,还要背镜头,就这样一路走到太阳下山,回到酒店匆匆吃了点面包喝了口茶,马上就要开始每天最精彩的环节--摄影师的presentation.这是全体大师班的同学共同参加的,不分班级,演讲在文化中心的大礼堂里举行,摄影师们会展示他们完成或者未完成的project,并且告诉我们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这是整个workshop最精彩的部分,因为它把我们对一张平面的照片的印象变的立体起来,最后一天的演讲结束后,大屏幕上的slide show变成了所有学员的,而台下举行整个workshop的final party.

     

     

    ---first day on class 

     

     

     

    ---Chris Anderson on his presentation 

  • 3月3日 stockholm-oslo 

    等来了前往奥斯陆的列车,上车马上就睡着了。火车似乎没有准时出发,随着车厢摇晃着前进了那么几个小时,等到睡意正酣,乱梦三千的时候,车厢里突然喧哗起来了,我这才意识到列车停在原地很久不动了。

    抬表看了眼时间,上午1点半,乘务员过来用瑞典话讲了一通,然后就有人开始起身拿行李,我问身边的人这算是啥状况,他说是有个站点不去了要换车,我说那去oslo呢,他说那就等着。

    好吧,等着。

    渐渐地,火车开始不“喘气”了,它不喘气就意味着没有暖气,接下来咱喘气就累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老外们纷纷去要吃的喝的,看那架势应该是免费的,于是我也去要了个面包和伯爵茶,这个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3点了,又冷又饿,6点且到不了oslo,先吃点垫垫。

    下车抽了根烟,很快回车上继续睡,不久乘务员又过来宣布什么,这下所有人都拿起行李往外跑了,看我一脸迷糊他终于说了个英文版的:这火车不走了,小姐你带上行李,跟着前面的人一起,出了火车站搭大巴去oslo。

    Dear me!! 零下6度的户外,早上3点45分,我又换上了第三种交通工具--大巴!

    10点半,当我一屁股坐在COCHS PENSJONAT房间的床上时,环顾四周,一个书桌,一个衣柜,窗外是木制地板铺成的阳台,地上有各式各样的烟蒂,我略有怀疑的问着自己:这是真的吧,奥斯陆,我已经在这里,前后左右的房间里有多少会是明天课上的同学,他们都来自什么地方,他们都会带着什么样的梦想和作品来到这里,玛格南这个熟悉又遥远的名字又将如何在这里变的真切起来,所有这一切谜底的揭晓,就在明天。 

     

     

     

    --早上3点,我去换乘去奥斯陆的大巴 

     

  • 2008-01-30

    北极圈以南 - [闲情偶寄]

    连着在外面蹦了三天,今天终于累了。睡到中午才起床,打开电脑,一封邮件不由得让我深呼吸一把。

    Dear Magnum Workshop Oslo applicant,

    Magnum Photos is delighted to offer you a place in Alex Webb's workshop. As these workshops were all over-subscribed and we have very long wait lists for each class, please let me know immediately if you do not plan to accept this spot so we may offer it to another student. If you will be attending, please complete payment no later than February 4th. To do so, please visit thePayment Page.

    Once your payment has been received, you will recieve more class information so you can begin to prepare for your week here in Oslo. Magnum has a block of rooms at a great small hotel located directly across the street from the evening event locale: Cochs Pensjonat

    We look forward to seeing you in Oslo!

    All Best,

    Laara Matsen

    半个月前,在莱卡中文站上得知玛格南大师班的消息,当时被托福考试整得晕头转向,想着要是去不了纽约凑合着试试这个吧,反正作品集和个人陈述从申请学校的材料里挑点出来就是,关键是没有申请费。报完名我没有告诉朋友们,心想万一不被录取的话让人笑话不自量力。杭州之行期间,黄耶鲁也曾提议我去参加,当时寒暄着说:“大师班那!”

    挪威首都——奥斯陆,我妈问起我这地方在哪里,我说:离北极圈也不远了。这几天在上海拍了好些雪景的照片,没想到三月又要去冰天雪地里拍照了,玛格南大师班@Oslo最年轻的讲师——Jonas Bendiksen已经在课前的Preview里教导大家“The worse the weather, the better the picture”。

    三月,独自旅行,没有哈佛耶鲁一起了,但愿我不会把自己弄丢了。

    ---昨天扫街时拍下的一个背影,回应了我今天的心情

    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看我递交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