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43113228.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43113278.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43113622.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43119798.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43119908.jpg

    其实现在放捷克的照片是不是有点晚呢?

    哈佛他们的照片拍的很美,我一直不敢同期上映,怕票房惨淡,遭人拍砖。这几天和朋友聊起那里,我发现要我用语言来描述当时的感受很难,所以不如放些照片就当是交代吧……

    这些是在布拉格的犹太区拍的,那里的美有种淡淡的忧愁,像一个沉默不语的男人,有种另类的孤独和性感。

    生活在继续,生活在别处……

     

  • 2006-03-23

    天使之城 - [生活在别处]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43043841.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43043997.jpg

    下午YOGA课的最后一部分是冥想,趴在浸满汗水的垫子上,全身放松,五月将要来临……在我们的NEPAL之行还没到来之前,我的眼里只有布拉格。

     

     

  • 今天是莫扎特诞辰250周年。想起了捷克满大街的音乐会宣传海报,如果现在置身布拉格,任何一座教堂里大概都会传出悠扬的管风琴声或者钢琴声,上一张莫扎特故居的照片吧,那可是我们4个人在布拉格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17824389.jpg

  •  

    “好在两个人终于有过一段无欲无求的日子,桃源仙境里与宠物猪狗做伴的日子。” ——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牵手

    ——旧城广场上的恋人

    ——公认的金童玉女

     

    ——此刻的地铁是他们的城堡

     

    ——捷克电影学院的学生作业,现代版罗米欧与朱丽叶

    尼采曾经说过这一段话:”当我想以另一个字来表达音乐时,我只找到了维也纳;而当我想以另一个字来表达“神秘”时,我只想到了“布拉格”。它寂寞而又扰人的美,正如彗星、火苗、蛇信,又如光蕴般传达了永恒的幻灭之美。” “那寂寞又扰人的美”——寂寞属于我,美属于他者。

    空气里都是恋人的味道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 早安,布拉格

    除了工作需要,我从未想起有哪天我会在早上失眠,可是抵达布拉格的第一天,30个小时没有睡觉的我居然只睡了4个小时就在也无法在IKEA的床单里安置。
    向我们公寓楼下的美领馆保安说一声早安
    向查里大桥上的鸽子说一声早安
    向对着橱窗玻璃“对镜理花黄”的行乞者说一声早安
    向春游的捷克孩子们说一声早安

    我爱这清晨,尚未游客满街的布拉格
    早安,布拉格。

    --鸽子,查里大桥上的常住客,看守着这童话般的城堡


    --清晨7点,游客寥寥的查里大桥

    明天我就要离开你了,可我还没有看够你在清晨的妩媚,也永远不会看够你夜晚的神秘,记忆里的布拉格只定格在那个瞬间,在即将踏上归途的前一个清晨,再一次徘徊在查里大桥上,但愿你永远记住我,我从未忘却你。

    锦衣 夜行

    暮暮朝朝,日月更替,不敢有丝毫怠慢。
    布拉格的时光是有限的……
    黄昏到来的那一刻,我们只能选择——继续负重前行……

     

    -愈夜愈美丽

    -那一刻,你刚好经过


    到达Cesky Krumlov的那天晚上,下起了雨。
    我不敢和老天赌后面的几天,CK是否会在晚上下雨,只能乖乖的拿上相机独自出门拍夜晚的景象,回来时其他的几个旅伴已经进入了梦乡……
    只记得,那天晚上的梦全是摄影的构图

    --dance,sometime can with the music in ur heart

    --good night,Cesky Krumlov

     

     

     

  • 2005-05-23

    抵达 - [生活在别处]

    ON TRAVELLING PLACE

    --by coco


    --11路,走四方

    旅行的一项乐趣是——在路上。
    陌生的,遥远的异邦即便是对不同交通工具的选择都会给旅途中的我们带来各式各样的新鲜感,总之,每天每时每秒都是NATURAL HIGH。在布拉格,我们选择的最多的交通工具是“11路”,接下来,除了TAXI,我们几乎把所有的交通工具全都一网打尽,有轨电车,地铁,长途汽车,火车,我估计要有个驴车,拖拉机什么的让我们遇上也绝不会放过。

    1,飞机


    --米兰机场


    --回程路上

    尽管在机场遭遇了一场意大利式的奇遇,不过当时我一点都不紧张,无论是被告之可能在米兰过夜也好,行李没有如期抵达也罢,我都兴奋异常,仿佛“意外”都会伴随惊喜一般,我那惟恐天下不乱的秉性甚至还为意外没有最终发生感到些许遗憾。
    午夜时分到达布拉格,这个城市已经进入了它的睡梦中,街上的行人多半是我们一样的游客,可可和耶鲁吃着麦当劳的当下,我和哈佛早已忍不住拿出MINI三脚架开始“猎艳”了。


    --初夜

    2,电车


    --招摇过市的粉红街车

    电车叮叮当当的开在扑满鹅软石的街道上。光是这已经让人遐想无穷。
    布拉格的有轨电车已经是这城市著名的风景之一,每次遇上红灯,我们都一顿狂拍,开车的司机十分友善,遥遥的看见你在那里端着相机,他会以比步行还慢的速度开着车慢慢驶过你面前,然后才提速前进。车身的颜色多是正红色,偶尔也会看到嫩嫩的粉红和柠檬黄。
    第一次搭电车是离开布拉格去Karlovy Vary,电车换地铁去Florenc汽车总站,由于先前买到了一本介绍捷克旅游十分详细的书,对于要买什么样的票了如执掌,即使不懂售票机上的捷克文,我们照样通行无阻。
    后来的几天已经把电车玩的很转,而最搞笑的一次当属我们和可可失去联络5个小时后,她在22路电车上相继发现了对着电车照相的我,YELLOW,和哈佛,据当事人后来描述,她在电车上对我们的召唤已经使得三节车厢的乘客都对她行注目礼了,可我们却无一察觉,只顾着对电车一个劲的拍啊拍啊,可想而知,我们对电车的钟爱程度已经超越了友情和美女。

    3,地铁


    --地铁车站


    --地铁车厢

    地铁有三条线,A B C分别以绿色,黄色,红色来表示,只要不是色盲和路盲,地铁可以带你到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

     


  • --May,2005,praha


    --by coco


    那些记忆对于塔米拉而言是如此的重要,为什么她不回一趟捷克斯洛伐克呢?……
    塔米拉想对巴卡尼说:回布拉格是需要勇气的,记忆是需要勇气的。
                                                                        ——米兰.昆德拉《笑忘录》

    期待

    2005年4月27日,这一天特别漫长,算上时差的话这一天有30个小时,其中20小时是在飞机上度过的,没有我意想中的意大利帅哥,只有喝醉了摸人屁股的同性恋肥仔。
    咽下药水般的葡萄酒,在饿的半昏死状态下,我开始回忆:旅行是从哪里开始的?
    2小时前浦东机场的上空?不,应该是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27日将近半年的期待开始的。(具体时间已经无从考证,大概是在某一次以讨论欧洲游为借口的腐败聚餐会上,清楚的记得YELLOW以夸张的口气说了句:捷克斯洛伐克,然后5月之行的目的地终于盖棺定论的指向了布拉格)。
    中间经历资金筹集(这是本人比其他成员多经历的一场攻坚战,尽管是被动陷入的),机票(最高票价曾一度攀升至9000RMB往返,最夸张的转机点曾被告之是越南),签证(如前所述,YELLOW的公司证明上写的目的地是捷克斯洛伐克!)的置之死地和柳暗花明,我,可可,哈佛,耶鲁“师徒四人”在踏上取经道路之前已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难里的一半。
    得到签证和心理价位之内的机票后,期待终于不再是那么心惊胆战了。于是在4月初,大家的MSN名字清一色的变成了以布拉格为中心的小学生造句,其中包括:布拉格的春天,布拉格之恋,去布拉格认识卡夫卡等等。
    拿到签证的那天晚上,我翻出家里所有的和布拉格有关的电影,包括曾经在布拉格取景的电影(MISSION IMPOSSIBLE,AMADUS),大概有六七部的样子,可是最可笑的是我居然找不到那部最闻名遐迩的《布拉格之恋》。
    另一件着手进行的事是恶补建筑美学,罗马式、哥特式、巴洛克式、文艺复兴式以及新艺术主义和立体派艺术等等并以最简单的白式记忆法归类记录(巴洛克式就是头顶大蒜,哥特式就是削尖的铅笔头)。
    时间在期待中愉快的过去了……
    在我分清了各个建筑流派的风格后,在我看完了所有的和布拉格有关的电影后,在我能口齿清晰的念出Ceske Budejovice,Ceske krumlov等一堆拗口的捷克地名后……
    布拉格之行,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