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为那天下午就要离开澳门,所以退了房后就打算在老城区随意走走,我对建筑是外行,别人看得是一幢房,我基本只看一面墙,至于什么结构啊透视啊,有BD,高路,YY在,以后要好好请教一下。

    去牛房仓库转了一圈,地方好小,说是艺术仓库却也没有好的展出,慵懒的日头下工作人员也没有什么热情,我看到有几张本地乐手的CD,没什么兴趣。

    继续闲逛,直到轮渡将要启航……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在MSN上问及BD在澳门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答曰:东望洋灯塔。

    记得《伊莎贝拉》里梁洛施在灯塔顶上看出去的澳门很是不同,便满怀期待地寻了去,没想到灯塔只是在拍电影的时候才开放的,平日里到访,只能在塔底仰望一番,东望洋山现在是慢跑爱好者和拍婚纱的新人聚集之所,似乎已经不再担负它指引的任务,之前还在牛房仓库看到澳门当地民众发起的保护灯塔的号召,不知道它还能存在多久。

    旧时东望洋灯塔是澳门的最高处,后来买了一张明信片,上面是铅笔素描的东望洋灯塔全景,也算是聊以慰藉不能观得全貌的遗憾吧。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传说中氹仔有最好的水蟹粥,有最好的猪扒包,于是快到六点的时候准备大快朵颐一番,没想到所有攻略上提到的饭店都说:下班了!跑去鼎鼎大名的大利来,最后一份猪扒包刚卖掉,奶茶也么了,只好去买手信(也就是肉铺)充饥,随便要了碗鱼翅面,留着肚子等晚上吃夜宵吧。

    上了小巴,司机放着粤剧的磁带,念念碎的女调在拥挤的空间里左右突围。上来一个年轻的女子带着孩子和菲佣在我身后坐下,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夹杂着粤语和孩子聊天,忽而手机响起,女子接了电话,又是一段标准的上海软语传来,我和同伴面面相觑,一时间,竟不知身在何处……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我在小巴上问人:到氹仔应该哪一站下?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妈妈说:你看到周围都是矮矮的房子,和之前很大不同的就是了。

    二十分钟后,我开始看到整片低矮的绿墙和红瓦,正是十分熟悉的《伊莎贝拉》里的场景,跳下车,头上的路标上写着:官也街。沿着官也街往上走,很快就是澳门八景之一的龙环葡韵了,不过拿着50头拍建筑那可真是要上蹿下跳的,只好放弃整体拍点局部,大家就盲人摸象自己想像吧。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喂饱肚子,前往议事厅前地的旅游咨询中心索取免费地图,顺便打听了旅馆的价位。在工作人员的指点下就近找了几家,前几家都不理想,不是太贵就是太脏,直到我发现这家---新大洲酒店。

    走进酒店大堂的瞬间,我就断定这是在澳门最理想的酒店,电梯里轰鸣着老式空调,卫生间的浴帘上开满了颓美的花,简直和王家卫电影如出一辙!

    走出酒店,相机突然开始罢工,不断显示“ERROR 99”,快门再也按不下去。我记得以前EJ问过我“如果旅行途中相机突然坏了,还能不能享受你的旅程?”当时的回答是:“先想办法修,修不好,就彻底忘记拍照这回事。”澳门之行3个小时不到,碰到这样的事我也完全没有方向,对着镜头好话说尽依旧无济于事,最后拿出50MM备用镜头换上,20D居然恢复马力开始工作了,只是此时的议事厅前地在我的镜头里全然是这样的一副画面:人头,又见人头!再见人头!!

    看来要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操练了,看好地图,直奔离岛氹仔,难得学一次布列松,加足马力带着50MM镜头进行折返跑!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出了渡口,过了天桥,陌生的澳门呈现在眼前,可是看上去却有几分眼熟,没想到与香港相比它是如此的市井,似乎与繁华毫不沾边。

    估计澳门所有的钱都花在了赌场翻新上,而老街区的居民楼和小街道,还是很多年前的模样……很好,我就喜欢这种时间静止在墙上的感觉。

    旅馆窄窄的门开在街面,有几个姑娘在很深的楼梯上聊天,当我举起相机,她们就一下子散开了,呵呵,像一场正上演的情景剧突然被喊了“卡”。

    腹中饥饿,煲仔饭的香气又迎面袭来,尽管做过美食攻略,但相念不如偶遇,先吃饱再说!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两个人游荡在街头 世界只剩下突兀又坚持的几个单影
    静默的一张椅 混淆在昏热的视听
    找寻伊莎贝拉 当时间遇见空间
    曾几 是她的美丽 何时 又是她的哀愁

    她的凄楚不在那斑驳的影 而在 曾经错失的记忆
    带上一箱孑然的寻觅 与他在澳门的街头遭遇
    欣喜之后回归淡泊 如同渐渐隐没在街角的暗影

    年初时,看了《伊莎贝拉》,对于这个电影,观者的态度爱憎分明,喜欢的自是喜欢到了骨子里,而不喜欢的则觉得太过文艺与做作,任何一种评论都有各自的道理,如果一个电影只听到一种声音倒反而是很苍白的。
    对于这个电影,我属于前者。
    于是我为了这个去了次澳门,临行前,去MOPP那里找寻攻略,在MSN上问BD暴走路线,当然还有M说起澳门那些不愉快的经历亦让我心有余悸……

    三十个小时,匆匆行走于澳门,
    我在寻找和伊莎贝拉有关的记忆……

    ---2007,MA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