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葡萄牙里斯本近郊的辛特拉镇(Sintra)是摩尔贵族与葡萄牙王室的夏宫所在地,是19世纪第一块云集欧洲浪漫主义建筑的土地。潘那(Penna)皇宫色彩斑斓的外墙更是如同一个最后的童话城堡,之所以在新特拉建夏宫是因为这里树林阴翳、满目葱茏,风景迄人。这一带山峦起伏,宫殿、城堡和别墅就坐落在这一碧连天之中,人文景观与自然风光揉合在一起,难怪诗人拜伦把辛特拉喻为伊甸园。

    早在摩尔人统治时期,辛特拉王宫(Palacio Nacional de Sintra)就已经存在了,但成为今天这个样子却是从15世纪初叶开始经过多次扩大与重建的结果——一个摩尔式、哥特式和葡式的混合体。

    翠绿的山上粉红色的佩纳宫是国王离宫,轻快的粉红色和如发射火箭般的城堡顶层塔楼,使它看上去像一座乐园式的城堡。此外还有小径、门廊和固定吊桥等,形成了多种建筑风格综合在一起的城堡。佩纳宫建于1840-1850年,距今近一个半世纪,但却是辛特拉比较新的宫殿了。

    佩纳宫(Palacio da Pena)是国王离宫,它耀眼、奇特、矫饰的身姿看上去像一座乐园式的城堡。宫殿本身为多种建筑风格的大杂烩,兼具哥德式、文艺复兴式、摩尔式、曼努埃尔式(Manueline,葡王努埃尔一世在位时的建筑风格)乃十九世纪葡萄牙女王玛丽雅二世的丈夫——费迪南德(Ferdinand of Saxe-Coburg-Gotha)之心血结晶。费迪南德受德国浪漫主义的启发,授命德国建筑师冯埃施韦格南爵(Baron von Eschwege)负责兴筑,主要建于1840——1850年,最终完工于1885年,即费迪南德逝世那年。居住在此地区的其他达官显贵,按照同样的理念建筑官邸,使得辛特拉成为欧洲浪漫派建筑的中心,其公园与庭园风格更深深影响及后世的景观美化设计。由于深具文化价值,此一地区于1995年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摩尔城遗迹(Castelo dos Mouros)与佩纳宫隔山相望。与佩纳宫相比,这边是破落的遗址,有着荒凉之美。虽然逶迤起伏的城墙现在长满了青苔,但却占据着整个山头,规模之大与年代之久让人浮想联翩。伴着清爽的山风顺着城墙走,可以欣赏山腰葱翠茂密的树林及其环抱着的几座绿中白得夺目的别墅和山麓下淡橙色的辛特拉城。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法鲁(FARO) 位于葡萄牙的南部,靠近西班牙的安达鲁西亚地区,我们在那里的行程是两天。

    从法鲁每天都有班车前往西班牙的南部安达鲁西亚地区,这里的风格也受到西班牙南部的白色小镇影响,呈现出一种浓郁的摩洛哥风情。家家户户都种植着各式各样的植物,房顶还有白色的小烟囱,直直地伸向纯净的天空,像是蓝天下的一个小音符,更难得是是法鲁游客不多,却随处是明信片般的风景。

    法鲁的街道上很少看到年轻人,多数是老人们生活在这里,他们一群群地围坐在一起聊天和打牌,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年轻人们也许都按耐不住这里简单地相对乏味的生活,去大城市寻找机会了,我在火车站和一个当地人聊天,他有点抱怨的告诉我:“这里几十年都没有任何变化”,我也只好有点遗憾的告诉他:“我呆的城市好像每年都在上演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太快,以至于我如果离开两年再回去的话会找不到回家的路的”,于是他大笑着说:“那你来葡萄牙住吧!”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个时代的尴尬,我们互相向往着别处的生活。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五一终于不在是长假,大家的旅游计划也随之改变,我的旅游限额在三月贡献给了北欧,哈佛耶鲁他们的也留在了日本,小Y忙于操办人生大事,可可同学在9月之前都无法从工作中赎身出来,于是大家以一顿brunch取代了以往在异乡的旅行。

    不过五一还是劳动的节日,为了参加在1416教室的活动,这几天在做我的soundsilde,好像回到了以前在机房做后期时的感觉,不同的是以前有剪接在身边,我只需要动口就行,现在则要自己动手,搬了好几路救兵终于基本搞定。

    今晚动身去北京,偷懒一下,上点不用我动脑的图和文字吧——里斯本的最后一辑。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里斯本的新门户――东方火车站

    Orient是新市區,聚集了众多的现代建筑,还有里斯本的新门户――东方火车站(Orient Station),由西班牙建筑大师Santiago Calatrava设计兴建。Calatrava素有结构诗人之称,作品宛如抽象雕塑, 04年雅典奥运的会场也是他的杰作。

    我们从波尔图到里斯本,火车在这里停了一下,尽管我也知道这不是终点站,但是实在是经不住诱惑,带着相机跳下了车,一起下来的还有黄耶鲁,原本想拍几张就好,没想到快门才按了三下,就听见她在身后一声惊呼,回头一看,火车就在我们眼前“缓-缓-地”开走了,开得不快但我们也追不上,耶鲁同学立马就把责任推给了我:“都是你不好,我本来是不下来的,怎么办呢?”哈哈,这家伙只带了个相机,身无分文,我好歹还带了包下来,至于行李么,不急,沉着稳重的庄哈佛还在车上呢,行李丢不了的,反正也跑不过火车,不如好好拍个够吧!好在这里离终点站也只有十分钟的车程,我们搭了下一班火车,用对讲机找回了行李和庄哈佛,为了不破坏神仙眷侣的夫妻感情偶只好承担责任,主动认错,并保证下次绝不再犯。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从一个陌生的小站出发,去到下一个不知名的小站

    地下铁里我们短暂的相遇,你的眼神穿过我的镜头

    放大了忧伤,诗化了迷惘……

    这个世界那么多地下铁,相遇和错过背后都有无尽的故事按时上演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2008年的第一篇日志姗姗来迟,好几个月的鏖战终于过去了。

    那罐功效强大的犹如摇头丸的“红牛”让我在六个小时的苦战后,终于活着听到了一声响亮的“集结号”,冲出战场拥抱了那些坐着“和谐号”来与我回合的诸位亲密战友——F3和哈佛耶鲁。

    我想那场战斗的结果已经不再重要,因为这个过程,让我感受到了那么多的关心和鼓励,这已经无比珍贵,我知道下一次我再冲出去的时候,我还是能听到来自后方的那声响亮的集结号,那就足够了。

    轻松一下,带大家看一眼里斯本水族馆,沉醉一片深蓝色的自由。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FADO一词出于拉丁文,意思是“命运”,是葡萄牙当地传统民谣,带有一种非常吸引人的戏剧性的张力。 FADO是一种相当沉重悲凉的民间咏叹调, 演唱的是生离死别.苦苦相恋,岁月的留痕,远离家乡的思念.对于生命的刻画..在鲁特琴和吉他的伴奏下.歌手以极压抑投入的声音表达出深深的背凉之意.即使听不懂歌词也可以感到其身后如山崩地裂般的感情.. ... 据说FADO最早的起源是对一位国王的追怀。那是16世纪葡萄牙历史上发生的一个奇异的事件。当年只有24岁的年轻国王统领着葡萄牙,却突然心血来潮地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率领着一支葡萄牙军队去了摩洛哥,结果遭受重创,然而奇怪的是国王既没有阵亡,也没有被俘,就这样神奇失踪了,然而之后的一系列争夺王位和偿还战争赔款的事情却引发了新的纷争和动乱,显赫一时的葡萄牙帝国开始走向衰落。直到很久以后,人们还在期望有一天奇迹会发生,这位年轻的国王会重归国土,带领葡萄牙再度崛起,于是在FADO这样民族性很强的音乐里就一直延续着这样的追怀往昔的情绪,一直流传至今。
    Dulce Pontes则形容FADO“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音乐,用来表达自我,几乎像宗教祈祷一样。它不见得是哀歌,但是就某个深层的层面而言,它让你的灵魂赤裸。”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里斯本人口为600,000,加上周围的卫星城市人口约为2,100,000,为全国政治,经济中心及第一大港,位于欧陆的最西边,与拉丁美洲,西非及地中海的交通非常频繁。里斯本保存了固有传统,持续修复翻新具历史性的建筑和雕塑,中世纪街的景观依然流存至今。历史上许多国家都宣称曾征服里斯本,罗马帝国居流士。恺撒时期,里斯本成为路西塔尼亚最重要的城市。1255年成为葡萄牙首都。1974年莫三比克和安哥拉独立时,许多难民逃至此地,因此现今的里斯本街头随处可见不同人种如非洲人、亚洲人、欧洲人等。
    400年前里斯本是世界上最强大帝国的中心,不过由于政经环境的衰败,近几世纪已逐渐淡出国际舞台。从西元1255年里斯本成为葡萄牙帝国的首都,15世纪末是葡萄牙与里斯本最繁荣兴盛的时期,葡萄牙航海探险家们的足迹遍及亚洲、非洲及南美洲。西元1755年11月1日里斯本发生大地震,使得荣耀瞬间消失,接近1/5的人丧生,2/3的城市被摧毁,在首相彭波候爵领导下展开重建,完成全新的天主教造型的广场及教堂等建筑,赋于里斯本另一番新风貌。


    16世纪的葡萄牙著名诗人卡莫艾斯在他的诗中写到:“里斯本位于大陆结束的终点和大海的起点。”这个浪漫的定义奠定了里斯本特有的风情,今天的里斯本既有着昔日航海时代的影子,也有着欧洲大都会的情调。七座小山丘周围存在着各种诙谐的对比;贝连航海纪念碑诉说着当年航海英雄的梦想;28路电车缓缓地爬着一个个坡,完全感觉不到时代的变迁;男人们在街头热烈的亲吻庆祝着属于他们的同性恋电影节在这里举行,经历过辉煌,也承受过几乎毁灭性的灾害,今天的里斯本,太阳照常升起!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去年的意大利有些黑白照片得到不少人的表扬,本人的自信心得到极大鼓励 ,当然也心存不安,只因意大利之行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20D相随,那些黑白影像完全来源于后期的PS加工。

    今年葡西之行前考虑良久是否要带上胶片机,5D和一个24-105的红圈头的重量已经不轻,再加一套胶片装备我的脖子估计要受罪不少,我可比不得战地记者,外出旅行的装备总要简单些好。可是想想noname师傅特意赶在我出行前帮我买好了胶片,另一位大师级的朋友还给我送来了CANON V1和50mm/f 1.4的定焦镜头,实在是有点受不住诱惑想要重温一下胶片带来的惊喜,最后黄耶鲁同志看透了俺的心思,一锤定音地说了句:你不带的话千万别后悔哦。

    5D上装的通常是24-105的头,而胶片机上是50的定焦,偶尔倒过来使用,第一天晚上兴奋地带上胶片机出去拍夜景,没想到意外地发现对不了焦,对焦环不知为什么卡住了,把我郁闷个半死,在西班牙马德里期间基本上都只带5D出门,可到了里斯本有一天偶尔发现好像又能用了,所以葡西之行的胶片作业是从里斯本开始的,尽管我的脖子上由于长时间挂着两个相机酸痛不已,不过今天看看这些照片,觉得还是值得的,"U PAIN,U GAIN"!

    以下致感谢词(排名不分先后):感谢NN师傅帮我买胶片,感谢EJ提供机身,感谢LYQ提供镜头并分享后期PS技术,感谢黄耶鲁在外期间每日的鞭策,感谢M同学不远千里把底片带回香港冲洗并亲自完成9卷底片的扫描工作,感谢各位色友帮我精心挑选和准备作品集,最后发现我只是按了下快门,还是被逼的,哈哈!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波尔图是葡萄牙北部重要的港口城市,也是整个国家第二大城市,人口33万, 波尔图的多罗河口沿岸景色以及保存完好的建筑遗迹,在199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然而真正让它闻名的是波尔图美酒!
    波尔图可谓葡萄牙最古老的通商口岸,历史上欧洲大西洋沿岸的一个重要商埠。城中最高的僧侣塔过去就是海员赖以定位的航标,顺水行船,多罗河中上游的醇美葡萄酒被送到这个古色古香的河口城市。波尔图的葡萄酒喝起来和普通的红酒味道很不相同,有点雪利酒的甜味,这个问题在后来参观酒窖的过程中得到了解答,原来过去波尔图酒多为出口,由于海路漫长颠簸,酒质不稳定,有人就尝试在酒中添加白兰地和水果,以增强葡萄酒的“体质”,却因此形成了波尔图酒浓郁香稠,甜度和酒精度偏高的独特口感。据说英国的上流社会最懂得品评波尔图葡萄酒,英伦的贵族们一直是这类葡萄酒的忠实顾客,而且很多英国人还来到这里做起了酒生意, 今天河南岸有着各种牌子的酒窖供游客参观。最后还能现品三两杯或暗红、或琥珀、或黄玉色泽的美酒,其他的牌子我也没记住,只记得sandeman 这个戴黑沿帽,系黑披风,肩头隐现酒杯一盏的“佐罗”了。

    参观完酒厂,哈佛说要去大桥上面转转,我和耶鲁等了半天观光车都没有等到,于是也打算分头行动,结果她绕着山后面转了一大圈,我要了杯咖啡又在路边坐下了……(完)

    图片比较多,为了不影响首页打开速度,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