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些天洗澡的时候我会跟自己对话,好像左右半脑各执黑白棋子,相峙不下。

    做梦的时候,看见客机以战斗机的速度冲向天空,然后黑色尾气布满苍穹,世界末日如期而至。

    生活是和我们的意识相始终的,包围着我们的一个半透明封套。变化多端,不可名状,难以解说的内在精神---反常而又复杂---用文字和影像的阐述都应该尽可能的少一些外部的杂质。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你是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阳光穿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萨迦寺跳神舞蹈中的天界勇士

    历史悠久而且丰富多彩的宗教仪式和宗教艺术,堪称藏戏的第三个源头。据《巴协》载:“八世纪时吐蕃赞普赤松德赞建筑桑耶寺时,莲花生大理由为调伏恶鬼所行仪轨中率先应用一种舞蹈。”这种舞蹈的跳法,据《莲花生传》载:“译经师在桑耶寺慈氏洲译经完成后,由长老持经绕孜务殿三周,排成行列,击鼓跳舞,为所译经典开光。”这是藏传佛教寺院跳神“多吉嘎羌姆”(金刚舞,以下简称羌姆)的滥觞。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编制地毯的女人们,她们通常一天工作8个小时以上,2个人织一块2米乘1米半的地毯要2个星期,全部手工编制。

    上一篇里的茶馆基本上的男人们的聚集地,这篇算是娘子军的天下了。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西藏之行并没有太多的亮点,细细想来只有两次让我有拍照的欲望,不是在珠峰,也不是圣湖纳木错,而是两个多数游客不屑一顾的地方,其中一个便是这个在大昭寺附近藏医院路上的光明港琼甜茶馆.

    我喜欢这里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很传统的热水瓶和黄色的小玻璃杯,更重要的是因为这里穿梭往来的都是拉萨本地的人,很少会有游客出现,连我们的司机尼玛师父都说:到了冬天,因为是旅游淡季,司机们就整天聚集在那里打牌,然后把当天赢得钱拿出来放在一起去吃饭,钱不多,却是个打发时光的好去处,比起离这不远的雪域餐厅,我更钟爱这里,尽管那里有尚可入口的咖啡供应,但那里的顾客几乎都是老外,而这里,甜茶每杯只要五毛,一热水瓶只要6元钱,服务员们很热情的添茶送水,绝不会让你的杯子空下来,还有那些藏民们,尽管会用好奇的目光来看我,但当我递上烟时,他们通常都是,微笑着接受的。

    图片比较多,查看完整图片组,请大家继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全文”

  • ---珠峰的落日。M同学终于实现了年少的梦想。

    ---草原的落日。TAO同学终于找到了MUJI的色彩。

    从最高海拔5500的珠峰大本营到平均海拔1500的蒙古戈壁,这一个月已经习惯了很HIGH的地方。

    回到上海,在电脑前坐定,突然开始忧郁起来,难倒是M所说的低原反应?难怪有忧郁症的人都喜欢往高处跑~~不过终归是要回来的,回来是为了下一次的远行。好些回忆在等着我整理,更多的照片也等着我整理,想到这里我的脖子又开始疼了。

    在西藏的时候得到通知,说我傩戏的照片得了08NG《华夏地理》举办的全球摄影大赛图片故事组的三等奖,去北京的时候和朝天啸,suli老哥还有他夫人喝酒吃肉的也相聊甚欢,尽管电话里老妈总是抱怨我的生活和收入离她的标准有很大的落差,但我还是觉得这样的生活于我是最幸福的,这是我要的生活。

    最后做个民意调查,硬盘里太多照片无从下手,西班牙,印尼爪哇岛,西藏,蒙古,各位看客们想先上哪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