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607665.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607696.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607381.jpg

    杜拉丝说起西贡,那个对我来说遥远而陌生的城市。

    她仿佛谈起在那闷热潮湿之地,那个穿着黑色唐衫的中国情人,漫步在尘埃涤荡的西贡街头。

    她又仿佛谈起有些湿郁阴暗的房间角落,那些弥散在空气中挣扎欲出的腐败气味和透过破败百叶窗的缝隙照在她白皙肌肤上光的混合,谈起夜晚都会爵士散场后凄清的余音。

    浮漾着的光影之间,我们在西贡街头穿寻,那经历了风吹雨打后斑驳的墙泛黄的色泽却有犀利的鲜艳,隐没了对着镜子说“我老了”的十六岁法国女孩和她如影相随的孤独。如果这对异国恋人不是被禁锢在氤氲蒸腾的湄公河畔,如果没有杂乱的陋巷,以及种族主义鸦片奇观式的中国婚礼穿梭配备,这段恋情还会不会让人如此的爱断神伤?

    他最终娶了他的中国妻子,她最终告别了她初恋的城市,回到巴黎去。

    很多年后,他来到巴黎,打个电话给她,他对她说,他永远无法忘记她。

    又过了很多年后,一部叫《情人》的电影在巴黎和全世界的电影院里陆陆续续上映。

    只是,杜拉丝之后,不再西贡。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607749.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608179.jpg

  • 顺化和芽庄我们均未留宿,匆匆一瞥,两个半城志。

    顺化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4903.jpg

    上午7点被赶下车吃早饭的时候,我们这帮“单纯的中国孩子”以为离会安还有1个小时的路程,盘算着去那里享受法式大餐,可是过1个小时,开了14个小时的车停下来后我们才知道才到顺化,还有5个小时的路等着我们……天啊……我想扁人啊!

    原来的计划里是没有顺化这一站的,还是要感谢那天杀的“骆驼”公司,在我们去会安的途中把我们扔在顺化5个小时,说是要等下午的车来了才能继续赶路,这才被逼无奈之下像流浪狗一样在这旧皇城里转了5个小时。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6182.jpg

    越南女子的蛮腰和奥代是天造地设的搭配,据说是因为从小吃鱼露的关系使得她们有如此窈窕的身材,我带了一身“压箱底”的奥代回上海,却忘记了要带鱼露,可惜了呀……那身桶式奥代何时能再见天日呢?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6511.jpg

    转了一圈,那故宫的缩水版实在是引不起我们这些当年在故宫门前耍够了的江湖儿女,YELLOW聪明,根本不受他老公在对讲里的花言巧语,一门心思离开队伍去找她的贫民窟了。找了买甘蔗汁的小摊坐下,顺化的后半场节目是“逗狗”。M和K面面相觑,“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呢?”我低头猛喝果汁,想赶在那些不知名的小虫去我杯子里戏水前下口,没想到下手还是没它们快,唉,算了,咱拍照去。于是我们仨坐在小摊那里把店家的两只狗拍了个够。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6540.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7405.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7429.jpg

    芽庄

    在现在还能想起的回忆里,芽庄和海鲜是划等号的,当然比铜川路要多了一片海。

    12个小时的车程就是个12小时的YOGA课,个个坳得不成人形的样子,到了芽庄我只想睡觉,把比基尼贡献给M,我和YELLOW在宾馆的司机房里到头大睡,直到众人号召去吃海鲜时才懒懒的起床。

    那顿海鲜吃的昏天黑地,龙虾,毛蚶,膏蟹,吃的实在是太欢了,竟然连照片都忘了拍,这是越南唯一顿没有拍照片的饭,因为头盘还没到YELLOW那里就剩空盘了。那烧龙虾的作料里不知加了什么,吃完这顿,大家头重脚轻,7贱成了名副其实的7只“醉蟹”,跑到海滩上晒着夕阳,开始了对明年的意大利的憧憬之旅。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8443.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348468.jpg

  • 会安是个小渔村,也是此行中最安静和舒适的一个城市。由于“骆驼”大巴那骆驼般的位移速度 ,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已经天黑黑了,找了一个咖啡店先落脚,然后7个对讲机统统打开,3贱留守,4贱分两路外出找住所。

    我和哈佛一路,我们对一家带游泳池的三星颇为中意,那边对讲里K传来30美金搞定四星的消息,于是打算碰头再议,可回到咖啡店的时候那三个不正气的贱却只把注意力分给了越南酸奶,对于这些事情把大权完全上交不发表意见,大家只好拖着行李再继续一家家的看房,砍价,折腾半天终于入住了一个带个比澡堂大点泳池的三星,不过房间比起河内时可是天差地别,这一晚睡的好,自然连带了对这个地方印象也好了不少。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984557.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984615.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39906.jpg

    上午起床用了早餐,租了自行车外出晃悠。

    地方很小,自行车10分钟就转遍了,这里受战争的破坏较小,很多老房子还是原来的样子,柠檬黄的墙,希腊蓝的木制百叶窗,沿河都是餐厅和酒吧,法式西点和各式水果的SHAKE已经接近欧美发达国家水平,在亲身品尝后,可以颁于ISO9003资格认证。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42254.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41056.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39867.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39961.jpg

    会安是个购物的好去处,除了前晚迫不及待的做了身奥代以外,其余的时间就是喝咖啡,小睡,养足精神继续购物。

    原本要当天离开OPEN BUS却在最后一刻告诉我们没有座位,同时告之的是宾馆没有房间,把我们安排去了另一家连锁的。跑那一看,小强满楼跑,于是把昨晚的找房过程又REPLAY一边,自打到了越南,就没在一个地方住上超过一晚的,天天MOVE ON,这天晚上还遇上整个城市停电,K一身肥皂泡泡在浴缸里摸瞎,M冲出黑暗与店家争夺应急灯,我披头散发在走廊里邂逅帅哥鬼佬上演午夜惊魂,哎,我这体弱多病的身子骨哟,就差没叫“紫鹃,拢盆火来”了。

    第二天的过程是把第一天的事REPLAY。睡饱了实在无聊,这厢里喝着咖啡,眼神飘忽到对街出样的衣服却又开始心动,一身身的丝绸,从裙子,到中装,到睡衣,到最后衣服实在做的自己都有点心虚了,就开始做鞋子,生牛皮的凉鞋甚至冬天的靴子,据不完全统计五位女性共计做鞋10余双,购物狂潮从此愈演愈烈,以至到西贡后完全失控。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40527.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40549.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1040587.jpg

     

  • 河内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580197.jpg

    路边的越南老太太一手纸扇,要挥去的是这城市空气中的炎热和嘈杂。

    河内是我们的第一站。

    那时初来乍到的,对这个城市的窥视还谨慎的很,远远的看街边的当地人三五成群地围坐着喝茶聊天,看挑着扁担的越南姑娘藤里的米粉,看市场里被整个烤熟了仰着脖子的鸡。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586316.jpg

    饿了,找个地方吃饭,要越南春卷和牛肉米粉,食客中有人看报纸,有人看LP,各自低头深沉,无暇顾左右。

    望眼窗后,越南女子和她的孩子在吊床上打盹,猫咪在旁边蹑手蹑脚的串跳,后房挂着鸟笼,点着香的炉里有袅袅升腾的烟。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584180.jpg

    哈佛和也路总是不知疲倦,我们饶着集市一圈两圈的来回来去,终于M说:我们去找个咖啡店歇脚吧。

    那时还未曾见识浓郁而厚重的越南咖啡,于是要了拿铁,记住了K在咖啡杯后一脸温顺的笑,却对水上木偶印象淡薄。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586373.jpg

    黄昏是这个城市最忙乱的时候,摩托车穿梭,小孩疯跑,我们竞走,为了赶日落前的永贝隆铁路大桥。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586533.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30587084.jpg

    天色渐暗,味蕾又开始想念甘蔗和柠檬的美味,离开前大家留影一张,上午被黑店扫地出门的不快已经完全抛掷脑后,连一向严肃的哈佛老师在五朵金花的包围下也“自在丛中笑”。

  • 2005-10-19

    old market - [生活在别处]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703483.jpg

    艄公把船拉向岸边,湄公的最后一站是一个集市。

    不管去什么地方旅游,OLD MARKET是我们的必到之所,因为那里是城市最具生活气的地方。

    湄公河边上的这个菜场人声鼎沸,小贩们穿梭其间,我们这群持着相机的“外地人”对他们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他们连抬眼看我们的兴趣都没有,只是自顾自的做买卖,喝咖啡,对着空气中的某一点发呆。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703338.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703386.jpg

    哈佛有一张照片是拍的一个抽烟的老人,和这满脸皱纹的老奶奶算的上是TWINS了。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703423.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703453.jpg

  •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531126.jpg

    湄公河的潮湿、氤氲和颓靡多少带了电影《情人》里的身体发肤的温度,昔日的渡轮已经不再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当“我将永远爱你”的誓言成为苍白无力的画外音,渡轮上带法式礼帽穿着发黄真丝连衣裙的少女早已不知去向,法属殖民地的辉煌残败都随着少女最后搭乘的游轮一起告别了湄公河,只留下依旧在浑浊的河水中为生计奔波的两岸人家。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530852.jpg

    这个位于湄公河上的教堂是当年《情人》的主要场景之一。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531851.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531937.jpg

     

  • 去越南是早就想好了的,在那两个美国剧组混天黑地的日子里一想到美国人在越南被打的落花流水我就忍不住在心里笑出声来,总算凑够了“七贱”,从河内到西贡一路“越来越南”。

    凌晨4点到达西贡——传说中的“东方巴黎”。被黝黑瘦小的越南司机带着绕城3圈找入住的HOTEL,最后还是回到最先的地方,因为房间不够只能匆匆洗了个澡就外出找新的住所。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038971.jpg

    清晨的西贡已经被机车噪音包围,饥肠辘辘的我、M、哈佛肩负重任外出探点,三个JOBLESS和街边摊的老板互相比划,鸡同鸭讲了半天才盼来了会说英语的越南白领帮忙,要到了牛肉河粉和冰咖啡。在越南不会说越南话的从来不被他们当人看,多数时候他们对外来人的态度是装做无辜的样子,同时一脸找抽的笑。自此你可以认定,但凡以后有人游说你去越南的话,一概可以认定为与你有世仇和宿怨。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044392.jpg

    话说回来,吃东西的时候是有做人的幸福的。从滴漏里慢慢滴出的浓浓的咖啡,配上炼乳搅拌后倒入满满一杯冰块中,这样的特色咖啡制法只有越南有,回到上海,虽然带回了当地咖啡和滴漏,却是一点风情都喝不出了,只因这里的生活节奏太快,滴一杯咖啡等半天,只等到类似EXPRESSO大小的一点点,着实有点等不起。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044476.jpg

    牛肉河粉里是整整一块牛排,外加一堆叶子,一个碗里把牛和牛吃的都装下了。

    教堂对面的邮局是百年的法式建筑,里面挂着胡志明的大幅肖像,感情越南人民把邮局当成天安门了,反正在那里天天被欺负,索性俺们七贱就在他们“天安门”前亮了次“贱”,毁了他一把,吼吼!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047035.jpg

    http://swallowtailbutterfly.blogbus.com/files/1129039490.jpg